阿鸠

拒,拒绝轮奸博客(´⌒`。)
三次太忙了偶尔诈尸(´°̥̥̥̥̥̥̥̥ω°̥̥̥̥̥̥̥̥`)

【原创bl】victim

考完啦!!
转转亲家的文,把我家崽的性格写的太贴了_(:3」∠❀)_

虞满惰:

   1.圣诞节


    圣诞,没有人能拒绝圣诞!这一天是属于欢乐的,谁都无法拒绝欢乐!
  
  
  12月已是深冬,街道小巷被鹅毛大雪所覆盖,加上随处可闻的圣诞歌曲,随处可见的彩灯、丝带、铃铛,欢乐的气息在空气中飘荡。
  不过尼安讨厌圣诞。
  在他小的时候,他是喜欢圣诞节的。那时候尼娅还在,每当圣诞节来到时她便开始挂上大红的彩带和金黄色铃铛。哦,她还会布置圣诞树。在节日当天将圣诞树挂满彩灯,在树顶小心翼翼地插上闪闪发光的星星。到了晚上,尼娅会让他趴在自己的膝盖上,坐在火炉旁,翻开那本厚到好似永远翻不完的书,给他念关于圣诞的故事。
  他至今都记得尼娅给他念的那篇故事,主角是个讨厌圣诞节的吝啬鬼,但最后在精灵的感化下重新爱上了圣诞节。当时他的主人还教育他不可以变成这样的吝啬鬼。那是尼娅为他念的最后一个圣诞故事。
  现在尼安讨厌极了圣诞节。
  天台寒风刺骨,尼安咒骂一句有些恼怒的拉紧围巾和披风。大雪从6点起便再也没有停过,现在已经接近零点,整整6个小时的堆积让不论街道还是天台都留下了直没脚踝的厚度。
  “圣诞快乐!圣诞真是伟大的节日!对吧尼安?”身后传来一阵尖锐的笑声。尼安皱起眉头,他突然有些后悔带上这个麻烦了。卡利兹走到他跟前围着他转了一圈,然后伸出舌头接下一片雪花,在感受到凉意后又一次兴奋得大叫,手舞足蹈的开始原地旋转。
  “你再这样我就把你的嘴巴缝起来然后捆上你的手脚在房顶挂一晚上。”这一招还是有效的,卡利兹果然乖乖退回尼安身后,但是嘴巴却没有闲着。“听我说,尼安。”他舔舔嘴唇露出愉悦的表情“听我说。我调查过了,那个恋童癖死肥猪一点会从这条路回家,到时候你看到一辆墨绿色挂着四个铜铃铛的马车跑过来你直接上就行了。告诉你嘿嘿,那四个铃铛还是我……唔唔!”一团雪塞进卡利兹的嘴里。
  “谢谢你你现在可以闭嘴了。”尼安缩回凉透了的左手,跳上天台边缘,不再理会身后哀嚎不止的人。
  
  
  尼安,尼安斯特。在痛苦降临之前,他以为自己的一生将一直幸福下去。
  尼安是一只灰色垂耳兔,对自己的出生没有任何印象。但他永远无法忘记他与尼娅第一次相见的场景。主人尼娅有一双褐色的眼睛,总是盈满笑意。在他的记忆中,尼娅几乎不发脾气,说话总是糯糯的,一副谦逊温和的样子。
  尼安第一次变成人时,尼娅吓得昏了过去。
  再后来,尼娅陪伴着他一直到他15岁。然后一场大火夺走了尼安的一切。
  尼安很清楚那场火灾不是意外,他追杀那个罪魁祸首已有3年——总算在今天得到了可以手刃这个家伙的机会。
  一想到这里,他不禁露出笑容。我突然有点喜欢圣诞节了。他这样想着,抓着袖剑的手因紧张而有点颤抖。
  “叮铃铃……”墨绿色出现在街道拐角。来了来了来了。尼安吞了吞唾沫,为了这一刻他准备了三年,杀人对于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没事的沉住气……他伏在天台边缘,身躯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形蓄势待发。
  “叮铃铃……”马车缓慢的靠近尼安,他感觉口干舌燥。
  最终,马车与他形成一条直线的距离,他已经透过车窗看到那个肥猪油腻恶心的嘴脸了。
  他用力一蹬,飞身冲向仇人。
  突然尼安感觉一道劲风抽上他的脸颊,他在半空中转身闪到一边,看清楚局势后诧异溢于言表。
  一把刀面窄得得快成一根麦秆的刀子直接扫过的车夫的脖子,鲜血溅满雪地扩散成一片。
  马车里的人惊慌的掏出手枪,下一秒他的右手便和手臂分离。惨叫声不绝于耳,尼安僵在原处忘了躲藏,他承认自己被吓到了,这种残忍的杀人手段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个肥猪痛苦的爬出车厢想要求救,刚一爬出来后颈就被冰凉的金属抵住。
  尼安顺着那把同样细得有点不合常理的长刀一路向上看,它被一只苍白修长的手握着,手的主人是一个青年,灰白的短发,外套下装都是黑色的,长得很好看——尽管好看这个词用来形容一个男性有点不合适,但尼安只能想到这个词来形容,没有其它更合适的形容了。
  比较让人在意的除了那个男人的容貌之外,还有头上那对竖起来的黑色长耳朵。
  他除了有人类的耳朵之外,还有一对兔子一样竖立起来的耳朵。
  和自己一样的耳朵。尼安摸了摸自己捶在肩膀上的灰色耳朵,他会不会和我一样?说不定我们有同样的遭遇,至少有共同的敌人。他张张嘴,刚想发问,又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小巷。
  那把锋利的刀刃缓缓地切割着肥猪的后颈肉,不急不缓就像切的不是人而是牛排。血液和脂肪流了一地,肥猪不断哀求那个人给他一个痛快,得到的只有更加缓慢的切割。
  尼安捂住嘴跌坐在地上,他感觉要吐了。这人绝对是变态,简直太恶心了!当那人露出满意的笑容时尼安的恶心到达极点。
  这场极刑持续了十分钟,肥猪的头摔在地上滚到一边,红色和黄色的液体满地都是。
  那个男人慢条斯理的用尸体的外套擦拭刀刃,然后优雅收刀。
  尼安看着那滩玩意,深呼吸好几次才将呕吐感压下去。准备起身时发现那个男人在看着他。
  棕色的瞳孔注视着他站起来,从他的脚一直看到脸,最后视线停留在脖子上。
  尼安咽了咽口水。那人盯着的地方是腺体的位置。
  从小,尼安就被认定为omega。但尼娅在这方面倒是不怎么在意,也从未跟他普及过关于ABO的知识。所以尼安并不清楚omega是个有多麻烦的性别。
  直到前一阵子性别分化,经历过发情期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omega之后,他才明白这是件多么令人头疼的事。要不是及时注射了抑制剂,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因为变成了omega,本来就嗅觉灵敏的他对信息素的气味更加敏感,分化后第一次上街差点没被扑面而来的信息呛得哭出来;而现在,他从浓烈的血腥味中嗅到一丝淡淡的不属于鲜血的气味。
  苦艾酒的味道。
  闻到这个气味后,身体开始不自觉的兴奋起来,尼安立刻明白这不是寻常酒的味道,而是信息素的味道。
  注意到尼安的神色变化,那个男人露出了然于心的表情。他伸出食指放到唇边,弯了弯唇角,眼底没有任何笑意。最后,他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巷口尽头。
  “……”尼安舔舐着干瘪的嘴唇,他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刚刚那个人的眼神,分明就是野兽盯上了自己的猎物。
  “看来今天不是个好日子啊尼安。”卡利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手拿着那把瞬间切断车夫的匕首。他用大拇指指腹摩挲着刀柄上的浮雕图案,难得正经的望着尼安。“和你抢人头的可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卡利兹将刀柄上的图案展示给尼安,图案硬币大小,内容是一只通体带电的鸟,鸟头上有三只眼睛。
  “三目雷鸟。”卡利兹微微低头送上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然而尼安只是茫然的摇摇头然后说道:“这个匕首留下……我觉得我要找那个家伙谈谈。他杀了本因是我杀的人。”
  “我去你他妈疯了吗!你该庆幸你还活着你知道吗!”卡利兹按住尼安的肩膀用力摇晃,情绪激动不已。他嘴唇颤抖道:“举国上下都知道‘三目雷鸟’这个杀手你竟然不知道!?就你刚刚碰到的那位!办事手法极其残忍,不光接活杀人有时候还会无故杀掉自己认为该杀的人,你也看到了对不对?重点是他办事从不留活口!可是他没杀你!要不是我躲得快……你看到没?!”
  “他……留我干什么?”尼安有种不安感,在听完卡利兹的话后这种感觉更多了。
  “谁知道……”尼安都感觉到卡利兹的手在颤抖了。“这段时间你还是躲起来比较好,自己找个地方……别连累我。”他还在念叨。“天杀的,你的仇人究竟是什么名人要动用他来灭口……” 

兒童節給短刀們吃糖!!!
審:我不管,短刀們都有份,你必須得收。)

友人来袭·下篇(又名我的药研才不会这么ooc)

       很久没更了,这次来更个长点的,不过要连着两个月前的那篇一起看就是了(被打)))
        谷篇完结啦,可能以后还会来串串场,其实这个也就是欢迎她来国服做婶婶的类似贺文的东西)
         顺便说明,谷这家伙是个鸠的变态痴汉,以上)) @谷

          吃完晚饭,谷正坐在走廊上休息着,便看见鸠一脸的凝重走进仓库。
         这什么情况……
         难不成要我住仓库所以现在去收拾了?
         想到这儿谷不禁打了个寒战。
        哎呀呀,失策失策,早知道她这么狠心,就不来啦……

         而正在仓库里的鸠自然不知道谷现在的想法,只是在已经被唤醒的烛台切等人的注视下,右手拿起厚藤,左手摸着萤丸的刀鞘,思考着应该先唤醒哪把。


        “哇门口快要被埋住了啊药研!!!”
    此时药研正在收拾碗筷呢,突然听见谷一声吼吓了一跳。结果听人叽里咕噜的对着仓库飘出来的迷之樱花指了一通之后抽抽嘴角。“…她怎么又不长记性……还嫌灵力不够耗啊?”

       “啥?”

       谷倒是没搞懂药研在说啥,又不好意思多问什么。只是趁药研转过身自己偷偷跑过去,探身在门口观望。一个小时后,她终于出来了。后面还跟了一堆飘着樱花儿海拔不均等的刀剑男士。只不过她晃了晃,好像身形不太稳的样子。一个踉跄差点跪在地上,还好被萤丸及时扶住。

       “主人,欢迎回来!”萤丸充分发挥着小个子的优势,抱着她脖子蹭着。
       完全忽略了旁边目瞪口呆的人的样子。

       “这,这是萤总?”

        鸠本来还因为又一次性耗了太多灵力感觉没什么力气,一听谷宛如白痴一般的问句,想要挑衅一下人的心情又立马涌上来了,便半跪着回抱着萤丸,边拍着他的背边朝人抛过一个白眼。

       “所以呢?”

       “居然真的跟图集上的长一毛一样啊……!”

       “……你是不是傻啊。”

       谷摸摸头有点不好意思。

        “我没锻过刀嘛。”

        倒是药研,很淡定的上前一一回抱粟田口的短刀们,笑的很轻松的样子。“好久不见,兄弟。”
        “诶诶,药研没有变回本体吗?”一旁的鲶尾对此表示质疑。当初他等级也不算低了,可是审神者走了之后,再怎么也没能撑过两个月。

       “嘛,还好大将回来了,不然……”药研看了看鸠还在跟谷拌嘴,故意换了个语调提醒人“不过,现在没事了噢。对吧大将?”

       “嗯?啊,嗯对,好啦好啦退退别哭啦……对了!为了庆祝大家都能够成功醒来,今晚开个宴会吧?啊,顺便这小子是谷,暂时借住我这里的新上任的审神者,你们可以尽情欺负他噢。”鸠哄着快要哭了的五虎退,想都没想就承诺了宴会。

       “欸——怎么可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良心是什么,多少钱一斤?”少女微笑着。

       “大将还是不要做太过分了噢。”人家好歹帮你做了考核题啊。

       “也就是说可以给谷大人新的惊吓咯?”一身白衣此时还飘着花儿的付丧神在一旁一脸兴奋的摩拳擦掌。
       鹤丸,平日喜爱惊吓,声称没有惊吓可能会无聊到死掉的付丧神……没错了,就是他。谷眨眨眼睛,迅速把这位刀剑男士与图鉴上的信息对应上了。

       “哎呀……惊吓什么的,要是说出来,那就不好玩了哦?”谷眨眨眼睛挑起唇角,竖起食指对鹤丸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所谓惊吓,自然要神不知鬼不觉啦。

      “药研,快到时间的时候叫我一声啊——”

      是、是,我知道了。

      靠在门口外的近侍如此答道。本来想要教训一下她下次绝对不可以再这么急躁,但看着她把刀剑们再次全部唤醒后的满足模样又有些心疼,便也不好在说什么了。
       嘛,大将好好休息下也好。
       说起来,好久都没有和兄弟们手合了吧?
        “呼……”
        鸠把半张脸埋进水里,温热的水好像渗透了每个细胞一般,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泡在里面不出来。

       “大将——,到——时——间——啦——”
       过了一会儿后,门外的声音如实响起,鸠呼了口气,把刘海扶上去,努力挤挤眼里的不小心进的水站起身准备擦身体。
       哎呀……
       “……那啥,药研帮我拿下毛巾,我又忘记拿了…”
       “诶,诶?噢噢噢好……毛巾放哪儿来着?”
       “……我房间里架子上那条蓝色格子的。”
       轻开门缝,接过门外药研递过来的毛巾。到这里为止,一切正常。

       “停停停下啊你!!别再进来了!!!”

       居然还进来一条腿了这人打算干嘛啊?

       “啊啊啊抱歉一不小心就!!”

      药研看上去也是很惊讶的样子,很快把腿退了回去,鸠眼疾手快的关上门,重重地“砰”的一声。
穿上平时的衣服,整理好腰带后推开门——
      “药研?你刚刚不是还说要去万屋所以让我来叫主人的吗?怎么……呃唔唔唔!”乱藤四郎端着什么走过来,却一下子被人捂住了嘴。
      “咳,刚刚后藤说想去万屋我就把任务交给他了。”药研若无其事的松开捂着乱嘴巴的手,怂怂肩解释着。
      “噢——那乱你拿了什么过来?”鸠也不打算追究刚刚的小插曲了,只是饶有兴趣的翻看着乱托着的东西。“这个腰带,还挺好看的诶……”
      “那当然,那可是我和次郎去万屋挑了很久才选好的。果然,这个图案的话怎么看都很风雅呢。”不知何时也走过来的歌仙一下合上手中的折扇,很满意的看着鸠手上的东西。

      那扇子也是去逛万物买的吧?看来我休息的时候你们也玩的挺开心的嘛。
      翘翘唇角在心里吐槽过后,还是看向人,小声的说了句谢谢,便任由乱帮忙系好衣带,还臭美的转了好几圈。

       “好看——比起这个,大将,一起去外面逛逛?”

       墨发少年微笑着牵起她的手,拉到唇边绅士的一吻。
      “……!嗯……嗯。”
     不要当着大家的面这样啊?
      鸠的心里也是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跟他确认关系还是大家变回本体的时候,所以大家应该还是不知情的。他这样一闹,怕是再傻的刀也能看出来他俩的关系了。
       “……那,堀川,这边的布置先交给你可以吗?”
       “嗯,主人好好逛吧?”堀川国广很干脆的答应下来,转身便招呼其他刀男摆好物件,布置宴会。

      药研冲她笑笑,拉起她的手就往门外走,。
       “大将,灵力用掉了很多吧,刚刚。”不着痕迹的捏捏她的手,唔唔,还是那么软绵绵的啊——
       “嗨呀没事的!就那么点灵力过两天就恢复了!”感觉到他话里的一丝不满,连忙安抚到。
       “……就这一次噢?下次不可以了噢?”继续捏着人的手,从掌心捏到指尖,只觉得柔软可爱。
       “嗯嗯嗯……那个别捻我手了……”少女有些别扭的抽开手。
       今天的药研,好奇怪啊。
       唔,太阳,下山了……
       “天色不早了,回去吧……”
       “嗯?大将不想和我单独多留一会儿么。”翘翘唇角凑到她耳边,放低声音诱引着她。
        “我……”

        而另一边,墨发的少年提着一些宴会需要的用品,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空,心里有些莫名的急切。
       “放开大将!”见到鸠被纠缠而脱口而出制止,而再往旁边看时,更是整个人都愣住了。
       “大将,你唤醒了第二把药研么?”眼神暗了暗,忍住想要拉住人质问的心情开口道。
        “你是药研的话,那这个人是……”“啊啊,果然还是露馅了啊——”在后面悠哉悠哉走过来的鹤丸一脸看戏的表情,对着目瞪口呆的“假药研”眨眨眼。
         “谷大人,再不变回来的话,会被药研揍噢?”
   

        宴会上,谷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还有些惊魂未定。
        “鹤丸你明明说帮我掩护的不是吗!!!”救命药研看过来了!!眼神好可怕!!
        “不是我不帮忙啊,大人你逛万屋难不成能逛三四个小时?”白色的鹤耸耸肩,表示这个锅他不背。
        “……嗯,那么该怎么罚二位比较好呢?住仓库怎么样,正好刚刚空出来了呢。”一旁冷着脸半天的药研突然笑了。
        “啊,我想大概不行诶,孤男寡女的……不太好。”鸠出来打打圆场,虽然她的确不介意谷的住仓库,但还是要意思意思一下的。
         “这样啊……等等,女的?你说谁?……”
        “她呀、”鸠一指变回原样的谷,有点好笑的反问道:“难不成你们一直以为她是男性么?”
“诶——?!”
       

结果还是跟鸠一起住了)
谷是个女孩子真是可喜可贺呢药研君(拍肩)
虽然貌似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了。:D)

      
      

  
     
    
    

qaq超级迟到的521贺图……也不是贺图啦就是普通的抱抱图x
最近好忙哦生气)
“累——死——了——”
“是是,大将辛苦了。”

刚刚才知道药研被复原了!!!!啊啊啊啊啊我只想给他一个抱抱呜呜呜呜欢迎回来!!!

qwq抽空把自家婶婶的设定补全了,模板来自@ @灵魂非审阿咩 ,感谢!!

之所以范围是广是因为给婶婶设定的是用薙刀(不是岩融)来战斗,虽然我并没有画过))
然后侦查很低因为她真的,眼神儿不好)
衣服是 @谷 基友给我设计的,超感动(´°̥̥̥̥̥̥̥̥ω°̥̥̥̥̥̥̥̥`)
(结果因为太强迫症就对着游戏把立绘下面的点点给补齐了……)

(´°̥̥̥̥̥̥̥̥ω°̥̥̥̥̥̥̥̥`)我我我知道我超久没更orz
最近课真的好多所以只能拿昨天漫展上的涂鸦来混更了x
珠子那张有bug!!请无视那个特字!!!

1p是和 @谷 在查济写生顺带晚上去逛街然后买了大概是情侣手链的东西,不能脱单做双生狗砸也不错啊(´°̥̥̥̥̥̥̥̥ω°̥̥̥̥̥̥̥̥`)

2p捕梦网,把两个拼在一起拍了,颜色配色特别像鸠和谷……神了_(´ཀ`」 ∠)__ 根本管不住剁手啊))

后天要去写生了赶紧再撸一个大头,之后就碰不到电脑了)
卧槽lofter滤镜好好看啊!!

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谷:

用手机摸一只圆圆脸的药研
(*/ω\*) @阿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