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本丸嗑药日常】五

  如题
是「嗑药」
药研x审
ooc什么的肯定有,婶婶设定也中二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进来吧_(:з」∠)_





“药哥药哥你跟主人去出阵了??!”“主人的刀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不过药…药哥你也很厉害……”“主人没受伤吧!” “……”

虽然都是粟田口的刀,大家的关注点却都不同。药研轻轻叹了口气,把短刀们打发开。一期哥还没来本丸,他作为哥哥要好好教管这些兄弟,至于那个审神者嘛……自是不能期待她教他们什么东西,明明连兵法都不懂还硬要跟着刀上战场。虽然因为暴走也没受伤用不着他操心,反倒是他,这一仗打的狼狈。

“呵……药哥,在想主人?”乱眯起了眼睛。“在手入室红着脸接受治疗的药哥,我可是看到了哦~”“乱……”药研语气强硬了起来。“是想要再被送去侍寝是吗?”“啊哈哈我什么都没看见。”

所以那天大将绝对做了不止掀裙子的事情吧…… 药研有点头疼,一低头看见手臂上的绷带。小铜锤轻轻敲击刀身的感觉又浮上心头。

大将虽然不会照顾人,这方面倒是挺温柔的。

药研拍拍衣服,起身去锻刀房。

大将还是改不了猴急的毛病,一拿到资源就一直守在锻刀房里盯着刀匠锻刀,还说着什么“好久没出太刀了一定要咸鱼翻身”什么的。

可是大将,咸鱼翻身,还是咸鱼啊。

一走进锻刀房,一阵白雾扑面而来。

“……”鸠慢慢转过头,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这回是三小时哦。”鸠的声音有点发抖。

“嗯……”药研不知道怎的,也打了个冷战。

还没等白雾散开,他的衣服就被扯住了。低头一看,鸠正用他的肩甲挡着脸。 “不行我我我我我不敢看了……”刚刚不是还兴奋的发抖吗?什么毛病这是。药研一脸黑线,直接把鸠拖进白雾。

“请问……?”

“我,烛台切光忠。是伊达政宗公所使用的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桑!”本来还抓着药研衣服的鸠一下子跳起来扑到身材壮硕的太刀身上,不停蹭着他的脖子叫道。

“……?这是什么新的打招呼方式吗?意外的有点帅气?”烛台切有点无奈的笑着望向药研,示意他把她弄下来。

“咳,大将,闹够了就下来,烛台切殿失敬了……大将还有点不熟悉审神者的工作所以常常像这样大叫来缓解压力……”药研额头上滚下一滴冷汗,知道编不下去了了。看到鸠慢慢又挪了下来他也就不再多说。

“嗯就是这样!今后本丸刀剑的伙食就归你负责了哦!我看好你!!!”
“……?虽然我不排斥做饭啦但是……” 烛台切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兴奋状态的审神者,有点手足无措。

“什么终于来新刀了?!”“哈哈哈,来新人了呢。”“就算是新刀也一定没有我可爱!”本丸的刀剑反应倒是蛮大的,因为鸠很久没有锻刀新人了,也因为终于不用吃审神者煮的“醋酸料理”了。不知为何鸠做饭总是会加特别多的醋,而且极其喜欢番茄酱,不过本丸的刀剑似乎没有和她口味相同的,她感觉相当失望的样子。

早就听其他婶婶说烛台切的人气属性,不料自己本丸确一直没迎来这把家政刀,鸠一直耿耿于怀,现在赌到了自然要好好利用资源。

所以这就是你让他穿上裸体围裙的理由???

是的,刚来不久的烛台切,现在正在被强行穿上裸体围裙。
【长谷部帮穿的因为是主的命令所以】【划掉】

具有肌肉感的紧实臀部在眼前晃悠,虽然穿着它的人浑身僵硬,脸色发青却仍不失为一道好风景。

“果然是男性身体啊……不过有点太壮了,乱要不要来穿穿看?肯定比烛台切穿的要好看哦。” 一副完全不了解是什么情况的鸠一本正经的说着。

要是一期哥在的话您应该已经人头落地了吧??还好你非【划掉】

药研开始担心起粟田口短刀的命运来【。





事后鸠十分后悔让烛台切穿了裸体围裙。家政刀恐怖起来不是人。真的。【生无可恋脸】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