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本丸嗑药日常】六

  如题
是「嗑药」
药研x审
ooc什么的肯定有,婶婶设定也中二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进来吧_(:з」∠)_


“大将?该吃饭了。”

刚刚烛台切把鸠拖进小黑屋后半天没出来。 虽然大将也的确很过分……但是还是饶了她吧,烛台切但那。

药研端着短刀们一起做的料理立在门口,犹豫着该不该敲门。

“刷——”烛台切满面春风的推开门走了出来,“药研?今日真是失礼啊,被迫做了那么不帅气的事。”烛台切顿了顿。

“不过我相信,主人很快就会是一个称职的审神者了。”

看来真的是被气到不行了……呢。
药研侧过身探进房间。鸠背对着他。

“大将……?”

“唔……药研……我……是不是……” 感觉到眼前的人渐渐带了哭腔,药研开始方了。 面前的审神者一改往日的风范,十分小孩子气的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
药研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家大将哭成这样。

原来她也有这么像女性的一面啊
第一秒想到的,居然是这个。

药研放下手中的食盒,跪坐到旁边轻轻拍着鸠的背安抚着:“大将,发生什么了?”“光忠说……我不是一个……好的……审神者呜……咳咳咳咳!”鸠越说越激动,不停用手擦着眼睛,说到后面甚至还干咳了起来。

不可能。药研顿时皱起了眉,虽然不是很了解,但烛台切但那绝对不会说那么失礼的话,想必是大将第一次被这样对待害怕了,才听错了话,或者说自己想的太极端了也说不定?

“我才不想被这么说啊……明明那么努力的带你们去出阵的……”鸠的肩膀微微发着抖,“光忠好可怕……不过是让他试了下我以前买的围裙而已……他就……”“大将”药研按住她的肩,想让她冷静下来。

“他没有打你吧?”
“唔……没有”
“没有骂你吧?”
“没有……”
“他也没有说过“您不合格”这种话吧?”
“……好像是没有……他说我应该认真一点。”

呼。药研吁了口气。果然是大将太夸张了,鼻头都哭红了呢。他伸手想要抹去鸠的眼泪,却发现鸠的眼睛已经红肿,都快和眼睛颜色一样了。
就算再这么哭也不可能红成这样啊…

“大将你……刚刚是不是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嗯,抱过烛台切来着。” “……不是说这个!”

“啊,好像碰过胡椒粉……”因为烛台切来了所以叫狮子王去跑腿买了一些调料,结果一打开就被糊了一脸。

擦眼泪的时候感觉不到辣眼睛吗居然揉成这样!? 药研表示很无语。

“……算了您跟我过来吧。”

鸠于是乖乖起身跟去,虽然不知道药研要干嘛,本能的觉得很安心。身材没有太刀那么高大的黑发少年却感觉很可靠。

坐在药研的房间里的鸠一脸懵逼。

短刀邀我去他的房间!
短刀邀我去他的房间!
短刀邀我去他的房间!

而且对方还是那个看上去绝对禁欲的药研!?

这究竟是刀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不行不行不行不能想的太污他只是叫我来治下眼睛…… 鸠大力的拍了下脸“好痛!” “大将你要是在想什么荤段子我就把烛台切但那叫来了。”药研看着鸠那纠结的样子和看向自己的邪恶眼神,顿时有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

“大将你能别这么盯着我吗……只是涂个药。”药研脱下手套,沾了一点药物伸手往鸠眼睑上抹。

“我没有紧张啊,倒是药研,把我带到自己房间,孤男寡女的,不让我想歪都难啊。”鸠一脸镇定的回答道,正经得让人完全想象不到她和黄段子有什么联系。

“如果我说……”





之后大概就甜了吧……大概【说了这么多废话我也是蛮无聊的……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