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本丸嗑药日常】八

  如题
是「嗑药」
药研x审
ooc什么的肯定有,婶婶设定也中二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进来吧_(:з」∠)_



“主人已经就任了这么久了吗?那为什么为什么行为举止还这么……”烛台切看着鸠越来越黑的脸色,硬生生的把差点脱口而出的【粗鄙不堪】硬生生咽了下去。

“原来不是我一个觉得主人这身装扮不适合审神者的身份啊,烛台切殿意外的风雅呢。”歌仙刚刚搞完内番,正对审神者一肚子怨念呢,路过议事厅刚好听见这句,就顺便跟着吐槽了一句。

“喂……”

“嘛主人不要生气,乱也这么觉得~要试试穿乱的衣服吗?”乱坏笑着盯着黑脸的审神者,说着说着就一副要脱衣服的架势,结果被旁边的鳴狐一把按住了裙子。

“咳咳,好歹我也是审神者,对你们的主人敬重一点啊喂。”
她哪里穿的奇怪了?不过就是哥特裙子长斗篷然后一身黑而已……? 好吧是和其他婶婶画风不同。

“正因为敬爱您,所以……”烛台切重新露出了【绅士】的微笑“所以需要把您收拾服帖才好呢。”

“……卧槽难道要扒我衣服???”

“不不不,我怎么可能做这么不帅气的事……咦想想好像也挺帅气的?”

“不行不行不行能扒老子衣服的只有”“谁?”乱看着审神者头脑混乱的样子,冷不防问了一句。

“只有我爸妈!!”鸠的反应还算快,立刻改口。 “切,什么嘛,人家还以为是药哥呢……”乱装模作样的嘟囔着,眼睛暗暗看着药研。然而药研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平静的在一旁整理刀装 。

这算是【女性】的直觉吗?被乱一下子被戳中的鸠也偷偷的观察着药研,看到对方毫无反应难免有些失望。

“您手入时,不是把药研看光了吗?”“鬼啊那我还把那么多太刀打刀胁差看光了呢难不成一起来轮奸我!?” “大将,注意你的言辞。”听到“轮奸”这个词后,药研实在忍不住了。正色指责道。

……

鸠呆滞了一秒

好啦,这算是被当众拒绝了吧。

…… 不过这样也好啊哈哈哈嫖短刀多不道德啊我好歹是个正经?的审来着

…… 说不定他喜欢我只是我没点明所以不明白?

……

不行不行好尼玛卧槽!乱都比你情商高啊药总你搞什么啊!?

……

不断进行着自我安慰的鸠完全与外界脱节了,在刀剑们的眼中,他们的婶婶,正眼神发直的盯着那把黑色头发的短刀,是个懂行的都知道她喜欢谁了,然而那把短刀却是刻意回避似的,眼神再没对上那双红色的眼瞳。

“那么,主人去换上这身吧。”烛台切摇了摇鸠的肩膀,把一身红黑配色的和服递过去。

“啊?哦……咦咦咦你什么时候买的?”“在昨日主人与药研谈话的时候,我去万屋采购的。”说罢露出一个绅士的笑容:“就当是给主人的见面礼好了。”

……屁勒还不是用的本丸的小判!

说起来,小判一直是交给药研管理的,难道他也希望我换个造型…?

鸠偏着头,难得冷静的思考了一下。

好!……

换就换!

“对了主人,和服很难穿着,最好找个人帮您穿戴。” “那么请务必让我为您服务。”青江第一时间站了出来,正要接过和服就被刚好远征回来的长谷部一下子打掉手。

“主人被你看了会脏掉的。”一脸的义正言辞道。

……

……

……

她本来就很脏【污】了好不好……

石切丸无奈的叹了口气,想着要怎样才能净化这个浑身污力的主人。

“要不让我来吧!偶像帮您穿衣服哦——”“兼桑别闹了,你早上头发又没梳好。”

“啊哈哈,虽然想帮主上穿衣服,但是爷爷我更想让主人也帮我穿一次衣服呢。”

“小狐想要主人帮忙整理毛发……可以吗?”

“既然不能帮主人穿衣服,那么请务必和我一起看我新购入的春宫图。”

“上次答应给我买的指甲油……”

“还有我的冲田抱枕,真的有记得吗?”




你们够了……



于是就变成了想要审神者帮刀剑做什么事的话题【。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