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本丸嗑药日常】九

  如题
是「嗑药」
药研x审
ooc什么的肯定有,婶婶设定也中二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进来吧_(:з」∠)_


真想快点交往然后肉肉肉嫖嫖嫖奸奸奸日日日【喂110吗】

一个星期过去了,药研依然担任着鸠的近侍。

不是鸠不想换,而是

“大将还是好好办事为好,不要没事想些有的没的。”

被他这么说了。

“啊——”鸠无聊的叹了口气,有点埋怨的看了身边认真整理文件的少年,似乎察觉到了她的不满,药研微微侧过身看了她一眼:“大将,我有说过要好好工作的吧?” “我想和和泉守一起去唱歌。” “先把文件改完。” “我想和青江去逛街……” “先把文件改完。以及青江但那的那些东西我已经替他收拾好了。” “那,我想和鲶尾去喂马……”这总算是公事了吧? “如果您想要把刚改好的干净衣服弄脏的话,我是不会阻拦的。”药研瞟了一下鸠身上穿的和服,悠悠的说。 鸠往下看了看,额下瞬间出现三条黑线。 算了吧,她可不敢,万一脏了光忠还不得宰了她。

结果衣服还是药研帮忙穿的。 在众刀争执不下的时候,药研把她推进准备室,她还没反应过了他要干什么,他就转过身,“大将先自己穿里面的衣服吧。”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还是顺从的脱下自己的衣服准备换上里衣。“那啥药研我要不要先去洗个澡之类的?”从锻刀房出来不久,身上的污迹还没清理。就这样穿这件美丽的衣服总归有些不合适。 “嘶” 听到身后的人衣料摩擦的声音,他甚至能想到她现在只穿一层单衣的样子,甚至,可能已经脱了没穿。

不行,平常心,平常心。 ……

察觉到他半天没回话,鸠就自己去盥洗室了。

“那药研你先去让那些小智障们别闹了啊,我先去洗个澡,不用等我。”

“好。”

糟糕,好像有点不太妙…… 少年脸颊微微泛红。

“这样就好了。”药研蹲着帮鸠扎好腰带,站起身。 “哦哦哦哦哦没想到主人也可以这么好看!!”爱染国俊刚看到换好衣服的鸠就大叫着夸她好看,弄的她有点不好意思。

“哈哈哈哈谢谢……难道我以前就不好看吗!?”虽然被夸很开心,不过果然有什么不对。

“不是哦~主人以前的衣服虽然也还好,但是太黯淡了,一点都不像审神者啊。”乱用手指玩着头发,慢悠悠的在旁边接话。 “啊哈哈哈是吗哈哈哈哈……”鸠脸红红的接受着短刀们的称赞,心情也变得出奇的好。 但是…… “这衣服是不是有点太长了?”鸠揪了揪和服下摆,一直立在旁边的药研迟疑了一下,便把鸠拖到一边。“那我帮您改短吧。”对于这个喜欢作死的审神者来说,穿这身衣服还真的是有点浪费。

他边裁剪布条边皱着眉想。裁着裁着,手上传来异样的触感,拨开衣料看去,那双小腿上布满了错乱不堪的伤痕,仿佛被火焰燎烤过一般。

“……大将,这个是什么时候受的伤?”他的语气瞬间低沉下来。

一脸懵逼。

居然被看见了……

“啊啊啊啊不用管那个啦好久以前的了现在不疼了真的!”一副急切要掩饰的样子急急的蹲下身来想要遮住那块痕迹,却不知道已经裁断的裙子短的只能遮住膝盖,她这一蹲顿时春光乍现。

…… 居然是蓝色的……药研的表情呆也不是笑也不是,

“看到了……”“啊啊啊所以说伤疤很丑的啊不要看!”鸠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走光,还一直妄图拿裙子遮住腿。

就这么不想让我看到吗……

“咳……总之大将先起来吧,我去拿双袜子过来好了……”

于是最后就变成了短和服加长筒袜。

“哎呀,这可是,哈哈哈……小姑娘的新造型真是,爷爷我能摸一下您胸口的那两个吗?很软的样子啊。”三日月的眼睛里盛满笑意,嘴上却说着不堪的话语。 “闭嘴老头子,信不信不给你金蛋蛋。”红着脸骂道。她向来不喜欢自己的这个属性,作战的时候不方便,好不容易斗篷给遮住了吧,现在又变明显了。偏偏老爷子还专门拿这个打趣,药研还在旁边不要带坏短刀啊喂!

“……”

药研在一旁看着三日月调戏审神者,独自想着什么。 大将的伤……到底什么时候弄的呢。

“哈哈哈,主上何必如此,这是主美丽的地方啊。”三日月眯着眼睛,看向药研。

“药研君也这么觉得吧?”

“喂老流氓你!!!”

鸠的头发都炸了,怎么可以问他!

但是……又很想知道他会怎么看。 那个不管怎样都风轻云淡的药研。

“噗通,噗通”

好像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转身要走,却听到身后轻轻的一声

“嗯。”

药研捋了捋头发,垂下眼皮。

“……啊烦死了!长谷部安排药研和三日月去手合!青江陪我去趟花街——”有些羞愤的少女故意走的很粗鲁来掩饰自己的动摇,却不知道身后的二人早已察觉了。

“看来小姑娘本质上还是女性啊,之前还拉着我一起看那些图册的。”三日月饶有趣味的盯着少女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呢喃道。 “三日月殿请务必不要再跟大将做这种事了……”药研下意识的回答,又想起什么似的,接着追问 “在我来这里之前,大将她有受过伤吗?” 果然还是很在意她的那些伤口……真的有好好处理过吗?留下那么重的痕迹。一想到她当时那么拼命的阻止他探求下去的样子,心里就感觉到一阵烦闷。

“受伤……?爷爷我可不知道哦,毕竟她的近侍是你啊,哈哈哈。”三日月还是那个调笑的表情。眼中的明月散发出越发深沉的光晕。“她看上去相当喜欢你嘛,一直让你当做近侍。之前……一直是我来的。”三日月说着,一朵樱花悄悄落到他肩头。

真是漂亮的花呢……

药研皱了皱眉,按道理,都做了几周近侍了自己都没发现,本丸的其他人也都没有注意,如果真的在这里受伤还没让大家发现也太难了,毕竟那么明显的伤口。

那就,不是在这里受的伤了?



以下碎碎念

其实这么久没更新我是有罪的! 但是!!! 我! 的确有那么点原因啦……

作为一个同时肝梦一百和刀剑的公举审……最近那啥,梦一百,开新活动了嘛……【这就是你肝到吐血没更文的理由??】

好吧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刀剑更新了之后,需要google play了嘛。 然而!!!! 我看了步骤之后发现真的是realy复杂……而且以我的手残估计还成功率不高。 然后我就打算高考之后再肝或者看看到时候阿官有没有改回来这样的【划掉】

然后我没上游戏就,就没梗了【还有脸说】

然后就拖了这么久嘤嘤嘤都不记得自己一开始是要写什么的了x 不过可以期待的是婶婶的身份要揭开了【屁啦有什么值得期待的】

一想到两个月都见不到药哥我就…… 谁来给我点梗呗【被打死】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