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喜欢的人中春药了该怎么破?!【药研x女审】

满足了嘤嘤嘤

镜像kuya:

  点文  


  内容与标题没什么关系系列


  懒癌发作期终于过去了!!【被揍飞


   @阿鸠【药总痴汉 虽说是春药梗,但是却一点也不污……orz,该说我污不起来呢,还是说是因为药研呢……怎么感觉自己这么失败呢orz


  嗯哼!乙女向我们不污,坚持贯彻牵小手政策x【写不来污的就别废话了


  可能ooc,ooc,ooc,重要的话说三遍


  如果觉得可以接受的话,那么就开始吧。


===========================================


  审神者开始后悔因为听到短刀的闷哼而慌忙地打开门了。


  她忍不住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视线迅速离开却不知道该看向哪里。但是即使并没有再看药研的样子,他那副隐忍的样子还是不由自主地出现在了脑海里,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修长的腿并紧着颤抖,白皙的皮肤此刻透着粉,在白色的外套映衬下尤为凸显,无论是有些凌乱的黑发,还是因为动作而褶皱了的白大褂都为少年平添了几分诱惑的气息。他的眉因为忍耐而皱着,唇却微张,低沉好听的嗓音此刻更是暗哑得性感,仅仅只是细微的喘息都让人不自在地脸颊发热。


  打住打住!


  她连忙甩头。


  再向想下去就危险了,作为一个三观正常正直健康的女青年,她怎么可以对短刀的这幅样子产生那方面的想法呢。


  即使对方是自己喜欢的对象……


  抚着通红的脸颊,她眼神又擅自地一瞟,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


  哇啊,这幅样子实在是太引人犯罪了……


  更要命的是,在注意到她的动静后,少年睁开了紧闭着的眼,湿润的眼睛在浅淡阳光的照耀下泛着水光,宛如一潭极深的池水,却又亮地骇人。


  「……是大将啊……」少年半睁的眼睛映出了她不知所措的模样,紫藤色的眼似乎又深了些。


  他低哑的声线让她不由自主地一颤,腿险些软地站不住了。她伸手扶住门沿,按耐住越发剧烈的心跳担忧道「那个……药,药研,发生什么了?」


  喂喂,一看就是知道他应该是吃了类似于「哔——」药的东西吧?


  毫无责任地暗自吐槽了自己的白痴问题,看着药研因为自己的到来而越发无法控制的姿态,她才终于真的开始慌了起来。


  这东西应该怎么解决来着?听,听说是可以自己解决的?


  药研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啊啊啊啊,这怎么办啊?!


  「大将……我没事。」少年的语气近乎无奈,他的脸随着时间而越发地红了。他试图朝她露出往常的微笑,可惜在药物的作用下似乎并不具有说服力,他还是看到女子沮丧的表情。


  热流在身体里肆意地流淌,他几乎再也没有力气说出安慰的话语,审神者的存在让他感觉到在体内喷薄欲出的欲望愈发地强烈了。药研立刻咬牙,喘息间他继续对女子说「我自己搞定就可以了。」


  「好,好!」审神者也意识到了此刻开着门有所不妥,「那个……」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地开了口「我就在外面守着,绝对不会让其他人发现的。」


  说完不待短刀反应便将门关上了。


  药研不由地一愣,随后苦笑了一下。


  她并不知道,被任何人看到这副样子都好过被她看到。


  当他被欲望淹没的时候,脑海里全是她的样子。


  而如今——


  他喘息着仰头将视线投向纸门,女子的背影顷刻间盛满了眼底。


  ——他与所想要的、所渴望的人之间就只在隔着一个门。


  滔天的热度直冲大脑,当感情伴随着欲望一同袭来,保持了许久的理智在一瞬间便被可打碎了。他忍耐着喉间的呻吟,将手伸向了早已按耐不住的私处。


  


  审神者有些坐立不安。


  她从来没有想到会撞见短刀那个样子的时候。


  他总是以可靠而令人安心的姿态出现在她的身边,再加之其刀剑的身份让她总是忽略了现在的他拥有肉身的事实。


  有了肉身……那么由于药物产生那方面的欲望也是很正常的嘛……


  她这么想着,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对方似乎在自己解决,而且就与自己隔着一个门的地方。


  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热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周围变得极其安静,她全身的感知似乎通通被留在了身后的房间里。审神者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呼吸,耳边隐隐听到了药研动作间衣料划过的声响,以及仍旧忍耐着的轻微喘息。


  这个房间处于本丸相对偏僻的角落,是她专门为药研研究医理而准备的地方,隔音效果其实还不错。平常刀剑们没事不会出入这里,即使是偶尔来赏樱喝茶的三日月莺丸他们今天都被她调去出阵远征了,也就是说若没出意外的话,不会有人来这里。


  然而短刀的声音却还是如此的小,果然是因为她在这里吧?


  除了如果动静大会失礼是一方面,其实也是在为她着想。


  真是的……都现在这个样子了,还是一如既往地可靠啊。


  ……呐,药研。


  我啊……也想要变得可以依靠啊……变得可以被你所依靠。


  虽然现在的我似乎好像并不够格。


 


  时间过得非常地慢,在审神者为了不引发不必要的遐想而全神贯注地盯着面前的樱花树数着花瓣的许久之后,身后的门终于打开了。


  她浑身一个激灵,马上仰头望向出来的人,短刀此刻已经将衣服整理好了,乍一看丝毫不会将其和之前那副凌乱的样子联想到一起。他似看上去相当淡定,脸上的红潮已经褪去地干净,只能从仍旧有些余韵的眼中找到方才的蛛丝马迹。她看着他紫藤色的眼睛,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他充满了欲望的眸,幽深地似乎可以让人就此沉沦,她在那样的眼中看到了自己。


  心中猛地一跳,她连忙错开了他的视线。所以她并没有看到少年在触碰到她的目光之后也同样侧过了头,眼中的赧然一闪而过。


  他在掩饰性地轻咳了一声之后,开了口「那个大将……谢谢了。」


  「还有,抱歉让你看到我这幅样子。」


  少年的声音还有些低沉,却很稳,不偏不倚地将话语传递到了她的耳边。


  她闻言摇头,故作轻松地耸肩道「没什么。」想了想继续说「我都忽略了你们现在都有那啥方面的需求这回事了。不过,你到底是如何中了那……什么的?」


  淡定,淡定……平常和青江看的书还少么?这个时候应该是要表现是理解和尊重,不能露出没用的样子让药研为难。


  她隐藏在袖子中的手紧紧地握着,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和往常一样。


  短刀忽然沉默了下来,安静的气氛令她不知所措了起来。


  「那,那个,不想回答可以不用回答的……」


  「大将还真是狡猾啊。」


  少年无奈语气带着些许的笑意,就这么打断了她的话尾。  


  「诶?」她不由地一愣,下意识地转过身去,肩膀立刻被短刀所掌控。


  药研此刻离她很近,她的鼻子堪堪地擦过对方的白大褂,隐隐能嗅到他身上好闻的气味。搭在肩上的手少见地没有戴上手套,过高的热度隔着布料传递而来,她一下子就想起了他之前做过的事,脸颊立马又热了起来。


  少年蹲下了身,眼睛凝视着她的「明明经历了那样的事情,还打算表现地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些许苦涩的笑「我可做不到啊……」


  「什,什么意思?」


  难道是不能像以前那样相处了吗?


  她心脏一紧,急忙伸手拉住了对方的衣角「不是的!」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只是想要让自己变得可靠一些……」


  ——想要让你觉得我可以依靠而已啊……


  她低垂着眼,显然已经不知所措了。这样的审神者让短刀一愣,随即失笑了。


  「你已经足够可靠了。」他这么说。


  「而且我表达的可不是你想的意思啊,大将。」他的笑带上了一点坏坏的意味「不过看到你这样的反应,我倒是很高兴呢。」


  「不如说,更有信心了。」


  「诶?」她不禁睁大了眼。


  面前的少年低笑着忽然向她凑近,在心脏漏拍的一瞬间,他已经将唇虚贴在了耳边。


  「大将。」药研的嗓音被刻意压低,说话间他温热的气息若有似无地划过耳际,「我做的时候,可是一直想着你的啊……」


  「而且,不止这一次。」


  少年的话语就像一枚炸弹,投入大脑的唇间“嗙——”地一声就这么炸开了,她感到热得不能再热了,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眼前的人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说完那些话之后就抬手握拳掩住了嘴,眼神瞥向一边,白皙的脸上确实隐隐泛着红。


  她过了还一会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也,也就是说……」


  少年放下手,视线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我喜欢你,大将。」


  他这么说着随即笑了起来,紫藤色的眼在阳光的照耀下柔软了起来,她才发现他的笑容里带着她之前从未发觉过的宠溺。


  为什么以前从未察觉到呢?


  真是迟钝啊,我……


  她想笑,却不知为何有点想哭,努力了片刻才将笑容挂在了脸上。


  「恩,我也是。」


  「我也喜欢你啊,药研。」


  


  是不是该庆幸这次意外呢?


  让她终于鼓足了勇气,朝她喜欢的人伸出了手。


                                                                                                     fin.


============================================


好吧,其实一开始我还想可以让女审强迫嗯哼,我什么也没说。


以及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药研怎么中春药所以就忽悠过去了www


  


  

评论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