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本丸嗑药日常】十三

  如题
是「嗑药」
药研x审
ooc什么的肯定有,婶婶设定也中二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进来吧_(:з」∠)_



  “哼,就算我有耳朵,被摸也,也不会产生快感的哦。”“是是。”药研饶有兴趣的揉捏着鸠的耳朵,看上去有些刺的耳朵摸上去却不那么扎手。短短的灰色绒毛意外的很柔软,拨开毛发,能看到耳朵上面错杂分布的青色血管。耳朵时不时动动,轻轻拍打着他的手。

“好了好了别玩了啊,乖乖。不是还要去会议吗。”“大将这么急切倒是很少见呢。”药研轻笑了一下,看着镜子里鸠四处躲闪的眼神,终于不再逗弄,很快给鸠弄好头发后夹上发夹,耳朵马上收了进去。

“呼……大将,弄好了。” 收拾好之后,两人便出了门,虽然鸠表示她并不想带药研去开会,说她一个人也可以,但是……

“大将你一个人绝对会迷路的,而且,万一耳朵露出来了怎么办。”

哦好吧。

你们特么都知道我路痴了对不对。

鸠转头瞪了瞪远处涂着指甲油的清光。

清光表示他只是在某次出阵后感受到主人的路痴力后传播给大家知道而已。

尽管这个“大家”是指整个本丸乃至狐之助。

哦【冷漠。

于是之后加州清光承包了这一整个月的内番【。

   鸠因为是难得走去万屋以外的路,所以一路上精神高涨。

“嘿药研你说审神者里面会不会有大帅逼啊。”

“……大概有吧……”

“有你帅吗?” “……大将别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啊,我一直觉得刀男比我在我们那边见到的好多男性都要帅欸。”嗯,除了某人之外。鸠暗暗的想着。

药研没接话。 他实在是不知道拿她怎样才好。 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还是说单纯喜欢他的长相?……可是她又说刀男的长相都很好…… 不管怎么说,对大将产生这种想法,总归是逾越的吧。药研整理下了思绪,变回平常那副样子来。

鸠开始觉得自己带药研来是正确的选择了。
  本来她以为是单纯的审神者会议,进入会场后才发现,好像每个审神者身边都跟着一把刀。因为这次有很多新审,所以有相当一部分都带着三日月和小狐丸。 嘛,毕竟是政府送的两把刀剑么。 鸠暗自吐槽着,看看身边的药研,莫名的感觉自己品味与众不同【什么鬼。

看着一波波的三日月涌来,鸠不禁想起来自家三日月。

「啊哈哈哈哈哈哈,主上也要一起&-*%$♀€♂吗?」

捂脸【

不对好像是她天天跟太刀一起看本子把三明影响成这样的。

管他呢。

“我觉得我快被老【流】人【氓】淹没了咱快点进去吧。”说完就拉着药研进去了。

“等等大将……!”

“噫啊啊啊啊啊啊非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婶婶领刀偷窥啦!”“woc出去!” 药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鸠扯了出来,在那些在更衣的审神者拿东西砸他们之前。

 

  “大将,你是路痴不是近视吧?上面明明写了这是更衣室啊。” “额……其实我……”鸠瘪了瘪嘴,硬是没说出来自己身为蝙蝠,视力其实已经在众多蝙蝠里算好的了。虽然还是个重度近视吧【划掉

“算了……大将还是跟着我走吧,来,牵着我的手。”药研很自然的伸出手。 “啊?会不会有点那啥啊……”天色渐渐暗下来,给四周笼上一层黄黑色。身旁的男女渐渐多了起来,不知为何,她感觉都在盯着这边,叫她有点不好意思。

“嗯?在不快点,会议就要开始了。”药研不由分说拉住鸠的手,大跨步往入口走去,似乎全然没有注意到别人的视线。他也没注意到,在大堆的穿着华丽太刀的中间,她和他有多么显眼。

“大将,里面人多,还请务必不要露出耳朵来。”药研在进入门口的一瞬间转过头,轻轻贴着鸠耳朵滑出一句。鸠看不到他的脸,只觉得右脸好烫,耳朵好烫,慢慢的整张脸都开始发烫。在黑的见不着人的会客厅里,暧昧至极的气息慢慢浮上躁动不安的心。

在灵力的指引下落座之后,终于开了灯。一瞬间整个会议地点灯火通明。

完了。

鸠第一反应就是完了。

他他他他肯定看到我脸红了啊啊啊啊啊啊!!! 颤抖着迅速捂住自己的脸,不料身边的人已经靠过来。

“大将你身上好热……是不是这里太闷了?”你靠过来我更热啊艹! 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趴在了桌上,单露出一双眼睛:“我没事就是有点困不用担心我。” 是吗…… 药研用余光瞟了瞟审神者者们,发现他们大多带着太刀,嫌少有带短刀的,倒是看到一位和她一样带着药研的,不过看上去和自家药研相处极好,尽管会议还没开始,他们却在小声的说着什么,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而再看看自己身边这个……貌似真的有点不舒服啊。

“大将……还是起来吧,马上就要开会了。”药研轻轻摇了摇少女,少女打了个激灵立刻直起身来。四周看看,好像发现了什么 “欸药研你看……唔!”药研吃惊的一把捂住她的嘴。“大将小声点啊!”狠狠的在耳边告诫她,当众这么大声可不行。可少女还是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你看她也带了你来!”如法炮制的也贴在他耳边分享自己看到的东西,就好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是是是,我看到了。但是那个药研是那个药研,我是我,请您不要相提并论啊。”惩罚式的轻轻捏了捏她的隐藏在发丝里的尖耳朵,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话语有多宠溺。

于是旁边的审神者们都看到了一人一刀头在桌子下面不知道在悉悉索索的干什么猥琐之事【误】

审神者A:卧槽……

审神者B:尼玛进展速度挺快啊……

审神者C:……?!喂?!

当二人抬起头的时候,
大家的眼神: ◑▂◑ ◐▂◐ ◑▂◐

药研:(´・_・`)?

鸠:●▽●……阿勒……

看到这的求赞求评论!

这次写长了一点!! 虽然也依旧没肉但是努力的写甜了希望看得开心! 两人明明都很迟钝【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简单来说就是欠烧嗯

评论(3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