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如果兩個審神者遇上、

暗搓搓再转一次【

可以接上我这边的下一话_(:з」∠)_

雲燄:


    ※你們、知道的




    ※  @阿鸠_kobato  阿鳩桑生日快樂!!我趕出來了!!對不起等等就要看書了 結果整篇很短小又不精幹

    ※全程意義不明系列,總之就是兩個藥研廚的嬸嬸相遇的故事!!

------------------------------------------------------


     


    原本是很正常的会议结束后准备回家,药研突然就要他在这边等等,然后独自一人就跑到不知到哪里去了,一脸懵逼的云只好看看政府发下来的资料,当作是弥补刚刚在会议上睡着了




     靠在万屋的墙壁上头,云原本已经安心了想说大概不会跟其他审神者有所交集,没想到却还是不小心被人撞到了...也许说的精准一些、是别人扑到她怀里




    ...什么鬼。第一个窜上来的念头是这样的,不过对方撞到自己怀里之后倒是一动也不动了,云就维持着拿着资料的状态,满脸问号的犹豫了一会,才小小声地说道「这位、婶婶...?」




    「...」她好像低声说了些什么,不过云没听清楚,「什么??」疑惑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比自己差不多同高的人却突然抬起头来,鲜红的眼睛莫名的黯淡却闪过一丝活跃的光彩「...我饿了」「...啊??」




    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就一口咬上了云的脖子,突然的神展开还有脖子上传来的痛处让反倒让人无法反应过来,一种奇怪的感觉慢慢的代替了痛觉传上大脑的时候就是一道声音传来「大将、!」




    云还是一脸不明所以,怪了今天怎么这摸多灾多难。药研的手环着自己的腰把云拉过来,一脸紧戒的看着对面的审神者还有...另一位药研?




    虽然每个本丸都能拥有复数的刀剑,但是每次见到别人家的刀剑时总是会在心中纠结一下。不过对方家的药研似乎也是满脸复杂「这位但那十分抱歉...大将你又去干什么了!」




    「...我记得我本来是要撩妹子的」少女歪了歪头这么说道,「...但是好久没吃饭了,所以好像失去了理智一下下...」「您忘记上次差点被岩融但那砍了嘛!!」药研哭笑不得的给她提醒道




    「...Excuse me??」云看着旁边的药研似乎十分不满就差点没拔刀了,不过药研发现了云脖子上的伤口倒是第一个反应就是拿起医疗用品,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动作停顿了下,最后只有逝去血迹在缠上绷带




    「、我代替我家大将的行为对两位道歉...大将你也得道歉」对面的药研一边说着一边弯腰道歉一边把身旁人的头也一并按了下去。不过少女非常不是领情,头一扭没让药研按下自己的头,不过也还是意思意思的说了句「对不起阿,吓到你了?」




    「阿不,倒也没事」云摆摆手,顿了下之后十分认真的「...不过,饿了为什么是要咬我?我看起来好吃吗药研?」「...大将我不予置评」




    「...这位审神者,贵问一下」云认真思考了一下之后深吸口气,拼了一般的将手搭到少女肩上「你是吸血鬼吗」「...啊?」或得不明所以的两把刀和一名惊恐的少女




    「...我、」「好帅啊!!吸血鬼也能当审神者啊!?」话还没说完云就开心地喊到,害的少女也硬生生地把一句"我不是"给吞了回去。 「...你确定正常人不是因该害怕吗?」「事实上,我觉得在座身为审神者的人都不叫正常人」




    云伸手指了指身后一脸对她放弃治疗的药研「你说说看,我身边是一个只要有名子随时就可以把我神隐掉,就算不神隐还可以砍了我的伪正太,然而我还是天天巴着他喊着药总。我正不正常?」「这位药研,对于你这么被评价,有何感想」云说完之后,对方竟然这么对着药研问到




    「...」药研一附我心好累不想再爱,对面的同体你一定要这样怜悯的看着我吗,「我拒绝回答,大将您到底要不要回本丸了,兄弟们还在等着」




    「小天使们!」云喊了声像是恍然大悟,随后一只手伸过去朝他抱歉地笑了笑「抱歉抱歉─今日相逢便是有缘,我是云焰,叫云就好了。吸血鬼大怎么称呼呢?」




    「这里阿鸠」顿了下之后随后笑了出来,少女笑眯起了鲜红色的眼睛,伸手回握住了在自己身前的那只手






    有个朋友固然是件好事,尤其是对他们家只对附丧神以及没有要打好关系的陌生人才能好好沟通的审神者来说。但是请试想一下,当你带着别人简单的逛完了本丸,一回来你的恋人腿上正躺着另一个人,云家的药研难得的有了心理阴影




    「嗯...?呦,药研辛苦啦?」云一手撑着往后仰的自己,另一只手则是极其自然的放在阿鸠的头上,还一脸理所当然地朝他笑道。阿鸠也是十分自然的侧过脸,朝着自家的药研挥挥手




    「...我应该要问您"您在做什么"吗?」「...大将您又在做什么」两家药研同时开口,同时顿了下,同时又一种同病相怜的眼神看看对方。对面两个审神者深深地感觉到了爱刀/近侍对自己的不满「「有话直接说(,来撕逼)」」后面是云多说的,默契都没了




    阿鸠家的药研往旁边的同体看了过去,云家药研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于是他就对着躺在别人大腿上的自家大将问道了「大将,在他地作客时因该要有最基本的仪态...」「药研我不想听你跟一期一样给我教礼仪啊!?而且我有获得同意的!」




    此话一落就换云家的药研看了过去,顿时感到压力山大的云苦哈哈地笑着搔搔头「妹子和正太是世界的珍宝,药研我们有话好说阿...」 「我什么话都没说,大将」开玩笑你没说话但那眼神很恐怖阿阿阿!!云在心中呐喊着,袖口却突然被人扯了扯




    枕在自己腿上的少女偏过头来,一只小手还抓袖口、很明显刚刚就是她扯的。眨了下鲜红色的眼睛,她笑弯眼张口拉长了声音「阿──」「嗯、?」云偏了偏头,看了看身边放的团子,很自然地就拿了起来放到阿鸠的嘴边,少女心满意足的一口咬下团子




    「还是妹子好─!」「我要坚持我是男友力颇高的妹子」云一本正经的扯完,然后才突然想起什么般的顿了下,僵硬的转头看看旁边...获得两个目瞪口呆.JPG的药研




    ...算了,反正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死。想想以前也让清光、乱、萤丸爱染、退、秋田躺过自己的腿,一想通之后云就转头回来,十分理所当然的继续拨弄阿鸠耳边的棕色头发




    送茶来的崛川同情地拍拍药研的肩膀,云家的药研已经不太想问现在是怎么回事,也不太想问崛川到底怎么从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人里头知道哪个是自家人了,接过茶杯就和一旁的同体一起喝起茶来了




    「贵问一下,鸠大人常常这样?」思考过后,虽然基本的礼仪是少不了的,但是对着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使用敬语果然还是十分别扭,云家药研偏头看了过去,身边的短刀也放下手中的茶,报以一个歉笑「是的⋯十分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会」摇摇头,云家药研撇了眼看向笑的一脸勉强的自家大将「我看某人倒是挺开心的」虽然云很想立刻巴结的喊道我错了药总!不过再看看腿上躺的妹子再看看对面的正太




    ⋯我真的不能开后宫吗,天)




    阿鸠抬头看看一脸纠结的云在看看旁边的近侍,掰掰手指算了下时间也觉得差不多了,于是一挺腰就从别人腿上坐了起来,顺势站起身之后拍拍裙摆,两步走上前朝着药研伸出手。不过却得到对方扯扯嘴角指向旁边「鸠大人,您家的是那位」「⋯咳咳」阿鸠收回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两声以掩饰尴尬




    「大将您啊⋯」旁边的药研看了不禁笑着摇摇头,放下茶杯朝房里的两人颔首示意「今日打扰了」「没事,大将也该与其他审神者大人做点交流了」云家的药研站到云身后,回以点头致意




    「下次要不要来我们本丸玩啊云!」「约约约!」旁边两个药研很认真的讲话,结果两个婶婶却是马上毁气氛,无奈的撇一眼过去,两个药研却在注意到对方与自己相同的动作,以及两个审神者的笑容之后忍不住的也笑了出来




    「好了大将,该起来送客了、」云家药研伸手就要扶起云,云不知道为什么脸色突然变得万分纠结,吞吞吐吐地才扶着药研的手,用一个特别奇葩的姿势站了起来「...你扭到腰了吗云婶」「不不不,脚麻了」云一脸无生可恋。体会过那种感觉的药研也再多没有勉强云




    阿鸠看着几乎整个人趴在药研身上不停哀嚎的云,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好啦好啦,不用送我了」「唉─不行不行,我...」云话还没说完,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蹭过了脸颊,当脑袋回过神来时,少女已经拉着他家的近侍在门口对她挥挥手「说好啰!下次一定要来我家本丸玩啊!」




    「...」「...」「...药总你别那样看我,我也是懵的」




    踩着颇为雀跃的脚步,心情颇不错的哼着歌直到身为近侍的短刀反应过来,挣脱了鸠抓着他的手跟上她的步伐、保持着只有偏头才能看到他的距离




    「大将,您很开心?」「当然!难得有可爱的妹子!」药研仿佛都能看到鸠头上的蝙蝠翅膀的装饰都开心的一抖一抖,不知道是用怎么样的心情勾了勾嘴角




    「您可别再吓跑人了阿」「才不会!」



评论

热度(24)

  1. 阿鸠雲燄 转载了此文字
    暗搓搓再转一次【可以接上我这边的下一话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