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本丸嗑药日常】十五

  如题
是「嗑药」
药研x审
ooc什么的肯定有,婶婶设定也中二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进来吧_(:з」∠)_

上一话见云焰帮忙写的文我为了偷懒又一次转出来了【划掉】

从云家里回来后,鸠感觉身体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自己的身体温度慢慢变高,手上也充满了力量似的。

难道是要恢复那个形态了?

一旁的药研看见鸠的眼睛红的快要滴血一样,不禁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大将——?」

鸠没反应,她还在专心致志的想着自己的事。 果然审神者的血就是不一样……虽然并不是故意要吸云的血的。没办法,药研的血虽然味道很好,但是要解决欲望果然还是得要少女的血才好……开玩笑的。

她又不是吸血鬼。 只是单纯喜欢少女的血罢了,少女就是上天赐的宝物啊……纯洁美好味道也是棒棒哒……

「大将,没事吧?」药研看其半天没反应,低头想了想,突然就起了身,“啪”的一下,蝙蝠夹子又被弹开了。

「卧槽——?!药哥你?」

药研看着慌张抱着头的少女,撑着头朝她懒懒的笑着,把玩着她的发饰。 因为鸠习惯黑暗的环境,所以她的房间比起其他刀的房间要暗了几个度,昏黄的光浅浅的映在药研脸上,显得暧昧极了。

「告诉我你刚刚在想什么,不然——」他玩味的捏了捏手里的东西,蝙蝠翅膀颤抖着好似下一秒就要被捏断

「自己看着办。」

卧槽…… 为什么感觉去了一趟云家里她自家这个就突然黑化掉了啊?云家药研到底给他灌输了什么啊?!难道是因为我霸占了云所以报复我吗?! n

【云: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祝你好运……】

药研看着她的耳朵一直在不安的抖着,知道是吓到她了。

「说吧?」

但是,并不想放过她。

「不要……」

药研皱了皱眉,又是这样。 明明到现在为止,她已经瞒着她很多事了,但她本人却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虽然他之前也说了她不说他就不会问。但是,他的确有这个义务替审神者排忧解难不是吗?看着她一个人入迷的想着自己不知道的事,还真是难耐啊。

「告诉我吧?如果是困扰着大将的事情,我作为近侍会替你解决的。」平了平气息,缓缓道出这句。 鸠捂住头的手慢慢放了下来,仔细想想,现在已是深夜,短刀们应该都睡了,而灯光这么暗应该乍一看也看不到耳朵才对。 所以为什么她会有这种浓浓的被威胁的感觉呢……

「想知道的话,再让我……吸一次血好了。」鸠吞了吞口水,眼睛瞪着药研的脖子看,上次的牙印应该消了,她仿佛能看到剥开衣物后光洁无暇的肩膀。

「嘶——」想想就美味。

「只是这样而已的话倒没关系——等等。」药研刚想答应就想起上次被吸了之后发生的事。要不是他反应快……

「啧。」不过, 上次应该是事故吧,嗯,自己的自制力不会那么差才对。药研从喉咙里闷闷的哼了声,伸出手把领口敞开。 鸠全身绷紧了盯着那块皮肤,想象着刺破那里的触感——简直天堂! 上次她太急性子了没有好好尝过,今天一定要……嘿嘿嘿。

鸠就差流口水了,缓缓的凑过去,斟酌着该横着咬还是就直接竖着啃。

「那个……大将快点,我那里都要湿掉了。」药研忍不住催促道。

鸠听了这话差点流鼻血。一头栽在他肩上。

「你你你特么说啥呢……男的为什么会湿啊啊……」话到最后,都抖得变调了。抱着药研的肩膀更加不敢往下咬。

「我说的是脖子,大将的气息一直在那里,都湿掉了。」 药研一脸正直的说道。

「吓死我了没咬就湿了还以为咬下去就会高潮……虽然有点想看」「嗯大将你说什么?」「啊不我什么都没说!!!」

鸠看药研没再说话了,索性干干脆脆的凑上就咬。 房间顿时安静下来,因为没有嘈杂的声音,也不像上次有鸠的哽咽声做背景音乐,现在甚至可以听见肩上的人的吮吸声。 她咬下的力道并不大,只能感到一个尖尖的东西刺破皮肤,痛感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快感。

又来了。跟那天简直一模一样。

血液的温度升高了。

想要……大将……

药研的脸渐渐泛红,想要逃离却牢牢的被身上的人固定住,再加上被吸了过多的血感觉身上都软了根本起不来……

重点是,身上软了,某个地方却立了起来。

大将,是你不让我走的……

一不做二不休。昏昏沉沉的药研滚烫的手抱了上来。那热度烫得鸠一激灵。 「药……药研……!唔啊你不要掐我肉我松开就是了!」鸠一下子拔出牙齿,又歪歪头想要舔干净伤口的血迹,结果猛一抬头看见药研,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我……你……咋了这是……」 鸠第一次看到药研这种好似吃了春药一般的脸,有点好奇的同时又有点兴奋。

——想上他。

上?不好……! 鸠无暇顾及药研了,因为此刻她也有点情况。 手的骨节慢慢变得粗长,本来被裹紧的胸部此时很快的凹了下去,呼吸也渐渐变粗了。

其实我是只吃红心和评论的阿鸠所以快来投喂我八!!【bu】

卡在这了对不起hhhh因为这一话变故太大了一下写完我怕你们接受不了【明明就是自己懒】

总结就是我想上药嗯【bushi】

评论(1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