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本丸嗑药日常」十六

  如题
是「嗑药」
药研x审
ooc什么的肯定有,婶婶设定也中二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进来吧_(:з」∠)_


「抱歉……现在不要看我比较好」鸠既兴奋但又努力咬着牙哼道。 「你先回去吧」身体慢慢蜷缩了起来。
药研松了口气,趁鸠转过身,快速起身推开,沉住气息呵出一句 「那,大将好好休息。」

    药研跪坐在房间里用手指拨弄着查看伤口,因为没有像上次那样咬住不松,所以这次的感觉不久就缓解了很多。脖子上的伤口也很快的愈合了,只泛着浅浅淡淡的红。药研有点意犹未尽的抚了抚她咬过的地方,似乎又感觉她在轻舔吮吸,力气不大却又好似要一点一点将他吸进骨子里去般。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她牢牢拴住了。

    一旁的乱看到药研神色有点恍惚,略微想了想,嘻嘻笑着把手指戳进药研衣襟里,药研惊住,一把抓住那双葱白细嫩的手「乱……!?」「阿勒勒?那里有蚊子啦,不过乱刚刚已经帮你拍掉了哦~」湛蓝的眼睛好似发现了什么,却又不戳穿。

「……睡吧」药研拆掉肩甲,一把扯过被子,只露一小截额发出来。「的确是……主人的味道」深夜,金发少年轻喃。

    第二天,药研早早的醒了,起身准备早饭,却发现几个老年人横七竖八的躺倒在主厅。

    三日月「啊哈哈哈……」
    「鹤丸但那???」「药研君早上好啊有被吓到  吗?」
     「莺丸殿……」「主殿的茶很好喝,下次应该让大包平也尝尝……」原来您喝茶会醉啊?? 哦对昨晚和大将回来太晚就没去查看大家的作息,然后这几把刀就??? 还真是…… 好不容易把老人劝回了屋,药研才好整理内务。

     「这幅样子,要是云大人来拜访的话岂不见笑了。」 说起来,云大人似乎是自家大将在这里唯一的能算得上朋友的人了吧。 ……大将好像和云大人约好了要去祭典来着?可是祭典这种东西…怎么想都是两人去比较好吧,大将插在那两位中间会不会略显突兀啊……? 药研不知不觉走到了鸠的房间,正想着事情,就看到五虎退抱着小老虎有点胆怯的跪在鸠的门前。

    「兄弟?」药研看着小老虎们一直在扒门有点哭笑不得。 「啊,药研哥对不起……它们刚刚就一直这样了我……我……」五虎退瘪了瘪嘴,好像要哭出来一样。小老虎却不顾主人的阻拦,还是咯吱咯吱的扒着门。 「老虎们说里面有陌生的气息……」五虎退颤抖着抓住药研的衣服,一手想把小老虎抓回来,「可是明明里面只有主人一个人。我在这里呆了半天也没有别人从这里出来,呜……」本来就皱着眉头的脸看起来更委屈了。「万一主人……出了什么事的话……」「兄弟,可以先去看看鹤丸但那他们的情况吗?这里交给我。」药研用一只脚抵住小老虎不让它们接近,然后迅速闪进房里,“啪”的一下关上门。

     她的房里没有人进来过,他是知道的。药研看着床上睡的正香的人想皱了皱眉,不过老虎的鼻子不会说谎,大将的气味的确有点不一样了。本来是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味,而现在,那股味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血腥气,虽然也很淡,但药研很快闻出来了不同。这么一想,昨晚她的反应,也有点奇怪…… 药研看到鸠露出来的领口,确认好她的确有穿着衣服,猛地掀开被子。「唔……嗯?药研你干嘛掀我被子……」鸠没反应过来,睁开眼迷茫的看着眼前人,意犹未尽的揉了揉眼睛。 药研拿着被子,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原本有胸的大将突然变成了……平……平胸……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不不不,已经不止是平胸了…… 就算是躺着也能看出来比药研快要高了一个头不知,脸也变了个样,虽然还是看得出来原貌,但是一点女性的感觉都没有。 怎么看都是变了一个人才对。

不过,仔细想想昨天好像就已经这样了只是他没发现?

    「那个,药……」「没有照看好大将让您变成这样是我的责任。」药研黑着脸说。 等等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鸠后知后觉的看着药研又把被子盖了回去。

    「大将先好好休息,我去问一下隔壁审神者有没有类似状况。」 「不是的等一下!!」 低沉的男性声线把鸠自己也吓了一跳。已经走到门边的药研身体一颤,僵硬的转过身「大将……还,有什么事吗……」 「咳,你,先坐过来。」 鸠迅速的习惯了这个身体,开始莫名有些得意的命令起药研来。

一番解释之后——

    「所以,大将是因为吸血量达到了需求所以就变成了男性身体吗?」 「啊哈哈哈对……系统认定男性形态更容易生活,不过……如果不能一直有血液供给的话两三天就会变回去了……」鸠捏了把汗,还好及时叫住药研,不然……恐怕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是个人妖的事情很快就会传遍开来的吧。不过云的灵力真的是很强呢,只是,她的血好像也不太像人类的味道?

    「这样的话,要跟本丸的大家也解释一下吗?大将现在这个身体和之前差别太大了,会引起怀疑的吧。」虽然这个身体对于作战来说是好了很多,但是……,现在比他高这么多的鸠实在是让他有一种是大人在看小孩子的感觉。

    「嗯……应该吧,但是我不太想告诉大家……他们会觉得我很奇怪吧。」明明是审神者,却是个妖怪什么的,而且,她还吸过了药研的血…… 「那大将这两天不要外出了,要是实在无聊来药室找我也可以,药室和大将的房间应该隔的不远。」药研垂下眼睛,静静的把被子叠好。

欸……?

这是……和药研的二人世界吗?!


那个……
第一次卡文卡这么久……
感谢还没取关的小天使。
之前点文的我想到梗就写_(:з」∠)_点图的话,我刚刚买了板子还用的不太溜可能要等久一点嗷
总之谢谢喜欢和推荐啦!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