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刀剑乱舞】啊我的本丸不要我了

嗷我决定恢复我的高效率更新【bu】

嗯这一话其实也没啥好说的而且有点短,主要就是婶婶找本丸什么的……和一点关于刀男的私设。 婶婶长期不在就会恢复本体_(:з」∠)_嗯……不过可能根据级别不同也会不一样吧。

这话没有药审糖……不好意思打tag但还是打了【喂】 手机排版很辣鸡,但希望你看得开心www虽然好像没啥好开心的】




      眼前一亮,被闪的睁不开眼的鸠紧紧捂住了眼睛。突然的失重感侵袭了头脑,鸠颤巍巍的蹲下,再次睁眼时,已然不是那个原来的世界了。

    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气,鸠反应过来,自己大概是成功进入游戏了,只不过与以往不同。 这次的传送地点,并不是本丸。

    不如说,她也完全不知道这是哪里……

    “……有……人……吗……”鸠虚虚的叫了一声。

    …… …… ……

   好吧连个鬼都没有。

    鸠意识到这一点后,马上拍拍屁股站起身,不管怎样,不能坐着等本丸的刀剑来找她,主人长期不在本丸的时候,本丸里的刀剑是不能从本丸出去的,甚至会长时间因为失去灵力供给而重新恢复成冰冷的刀剑,不能保持人形。

     也就是说,她就算能找的回去,也未必能看到他了。鸠打了个寒战,振作精神往未知的前方走去。 她感觉自己从未如此镇定过,虽然完全不知道正确的方向,但也一刻没有停止的走着。

     “那个……狐之助……我错了你还是送我回去吧……”

     然而,还没多久,鸠就彻底怂了。

     身为一个审神者,她其实不应该怕的,但是在这之前。 她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路痴。
最开始的时候,她总是跟着部队一起出阵来着,嗯。

记忆回放:

鸠:走上面上面!上面是boss点!

药研:等等我记得下面才是……

鸠:不可能啦你们这群刀根本不认路的!

……

鸠:阿耶……怎么回事……沟了……

药研:哦。

    之后就被禁止跟随出阵了。

    不知走了多久,也没有找到正确的回本丸的路,或者说,她只是一直在依赖着精神力在走,企图系统可以给她一条路,让她得以回去。 但是,仿佛为了惩罚她一样,期望一次次落空了。

     “药研……”狐之助没有应答,鸠只得期待他的小近侍来拯救她。“药哥我错了啊啊啊啊……我路痴啊……我怕……”然而四周还是空荡荡的,只有鸠的声音静悄悄的回荡着。 “别让我一个人啊……”干涩的眼睛里渐渐有了些泪光,她甚至不想再继续往前走了。

     不管怎样,找到离这里最近的本丸应该就安全了吧……

     大概又是三四个小时,天色很快暗了下来。 “该死,怎么这么冷……”鸠暗暗骂到。来的时候太过匆忙,结果穿着校服裙就被送过来了,入夜后,气温会降的更加厉害。肚子也饿了,然而现在根本顾不上这个。鸠咬了咬牙,往林子深处拐去。 说来也奇怪,虽然一路上没看到人影,现在却感觉到了刀的存在。

     虽然,不是她所熟悉的刀……

     入夜了。林子里开始小声的骚动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地上的黑水越来越多,踩上去也黏黏的。

     “可恶……别吓我啊……谁!”

     悉悉索索的风声里混着一道刀光,直直的向鸠砍过去。袭击太过突然,根本躲闪不及。鸠一下子摔到地上,半天起不来身,本能的只得往暗处挪,手上沾了黑水也管不着了,她就像一只受伤的老鼠一样,躲在灌木里。 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呼……嘶……”

    刀光消失了,鸠才敢把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放下来,仔细查看被割伤的地方。 在黑夜里,没办法看清,却也能感觉到右臂在不断流血。她想扯下校服长裙的布条,结果右手狠狠的烧了起来,根本没法用力。

    虽然伤到右手有点麻烦,但是还好没伤到腿,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鸠松了口气,一狠心把布条撕下来一圈儿,紧紧的捆在不断流血的右臂上。

    刚刚那把刀,并不是她所知道的刀中的任何一把,虽然是短刀,但身体上泛着不详的红光。

    也就是说,是敌刀吧。

    而那些黑水,其实是血迹……鸠吞了口口水,还略有些后怕。 看样子,刚结束掉一场战斗,而付丧神也受了伤而导致没法完全清场,遗漏了一条小杂鱼。

   鸠看了看没有受伤的左手手掌,渐渐的平静下来。 既然这些血迹还没干透,付丧神们绝对没走远!

    顾不得什么了,鸠马上爬起来,捂着伤口往前跑。虽然很累了,却跑的异常的快。如果再次遇见那把敌刀就不好办了,她现在身边可没有那把薙刀可以作战,甚至连短刀都没有一把。连护身都做不到。

     墨色的头发飞舞,少女奔跑的身影淹没在夜色里。

     快点……再快一点……让我走出这里吧!

     不能在这里停下……

     越来越近了……看到部队了!

     迷迷糊糊中,她抓住了前面人的衣服,一下子倒了下去……

未完待续……

评论(1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