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我的本丸不要我了】后续

发现每次中午发文都没有人看,我很伤心【正色】
虽然说关于这一段到底要怎么写推敲了很久_(:з」∠)_
不过还是觉得自己文风特别小家子气嗯】
依旧辣鸡手机排版orz




门开了……?
跟在后面观望的云嘴角微微张开。
这个本丸里的刀剑……还没有全部丧失掉人形么。

鸠怯怯的叫了两声:“药研?药研藤四郎?”
……
没有人应答。
鸠愣了愣,果断的推门进去,云也紧接着进了门。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让人笑不出来。
踏上本丸土地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土地干的发硬,一看就是很久没有人踩过,而平时做畑当番的田地也被晒得干涩,上面的作物早已枯死。池塘里的颜色也不复清透,更像是一坛死水了。

没有了灵力的滋润,本丸原来会变成如此模样么……?更不用说,这里连一丝丝一点点的人气都没有。

云不敢想象若是自己本丸变成了这样,灵力并不出众的她能怎么办。
她也不敢去想。

而身边站着的少女,这个本丸的主人,却面不改色的开口了:“云,你先回去吧,谢谢你送我到这里。”绝对不能让她再牵连进去了。
“……好吧。你好自珍重。”云理解她的小心思,虽然她很想帮忙,但是审神者不得干涉别家本丸,这是政府的规定。

“不会再迷路了,下次!”鸠目送着云走到门口,笑着挥手说道。
“嗯!”

“……唉……”

虽然送走了云,但是她无疑漏了最大的一个问题。
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变回从前的本丸啊……

“我简直是个傻子……要是问问云该怎么办就好了。”虽然云似乎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但好歹是自己的前辈,懂得事情自然比自己要多。
而面对这个好像已经被遗弃掉的本丸,她根本无从下手。

唔,总之先把环境什么的弄好吧。
鸠凝聚了全身的灵力,开始修理起她一直很喜欢的千年樱来。

樱红色的光从树的主干灌入,流向树间。
粉气淡淡的弥漫开了,从花尖,到枝芽,渐渐汇集了整棵古树。粉樱花心好似飘出了金色光点一般,揉进了池塘里,畑田里的作物也长了起来,一瞬间,暖绿和沁粉蔓延了整个本丸。
少女愣了,没想到千年樱竟是这座本丸的核心。一阵暖风吹来,带下片片花瓣。花瓣柔柔的落在手心,擦过脸颊,一如那个少年温暖的手,浅浅的喷在脸上的呼吸。

一时间,一两滴晶莹洒落池塘,把水中掉着泪的倒影扰乱。
“大将……”
眼中泪还未干,眼前隐隐约约的出现了那双好似能包容一切的藤紫色眼眸。

“有我在的话,不需要担心哦。”
“……”
拼命擦干眼泪,看见的却只是清透的池水,和水中哭红眼睛的少女。

“对不起……”鸠鼻子一酸,又差点哭出来。

“药研……你出来好不好……”

“我不会再偷偷溜走了……”

“也会好好工作……”

“……”

鸠就这样一边哭一边找着,居然鬼使神差的摸到了药室。

药室虽然是她为药研准备的,可是她每次都走错地方。也怪这个本丸的构造,部屋造的七弯八拐的,还撞见过两次同田贯换衣服,结果被那一身踺子肉吓到说不出话,直接摔门就跑。
推开门,掉落了些许灰尘。药室里已经没有那个身影,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口鼻充斥着一股浆果青草的味道。

是药研身上的味道。

鸠脱下制服鞋,小心的踩进这个小小的空间。
桌上放着一些药草捣成的汁液,不过已经干掉了,松松的黏在玻璃瓶壁,还有的则被打翻,汁液淌到木质地板上,留下深绿的痕迹。鸠整理好裙子,跪坐下来,仔细查看那打翻过的痕迹。

药研是绝对不可能打翻药汁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为了确认她的猜想,鸠直接伏下身,在储物柜的下方摸了摸,手上传来了恶心的厚厚的灰尘触感,她颤了一下,忍住想要马上洗手的心思,继续往旁边摸。

灰尘……灰尘……还是……
咦?这个是……

手指触到了冰冷的棱形物体,马上抓紧了一把拽出来———
鸠盯着刀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舒展了眉头笑了。

终于找到你了。

那么,开始吧……

鸠也顾不得洗手了,再一次聚集灵力,想要召唤出那个少年模样的付丧神,樱花瓣自刀身流出,就要绽开的一瞬间……
啪的一声,碎裂了。
……

“药研……?”
花瓣消失,只剩下那把带了灰尘的短刀静悄悄的躺在那儿。
鸠好像在梦中,狠狠的甩甩头,再次召唤——
失败。
花瓣消散了,什么都没留下,好像在嘲笑脏兮兮的她。

或许老天爷真的是在惩罚她吧?

这几天,她一直在尝试召唤,可是每次都不成功。而且她也发现,自己的灵力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或许是修复了千年樱的原因吧。

去仓库看了看有没有剩下的“式”,果不其然,因为她以前仗着灵力多,就没有做“式”,结果现在要用的时候只能干瞪眼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在仓库的角落,她曾经召唤过的刀剑们整整齐齐躺在刀托上。想来应该是药研把这些本体刀搬过来的,要不然也不会只有他在药室就变回本体了。
可是这些刀,也同样,召唤不了。

云也来看过她几次,但是表示也无能为力,虽然想向政府汇报这件事,但她本来就是违背了刀剑系统,偷偷让狐之助带自己回来,要是让政府知道,说不定结果会更坏。

不管怎样,找回来就好。
鸠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枕旁的药研藤四郎想。一向乐观的她一直在努力调节自己的心态,甚至养成了每晚跟药研藤四郎的本体道晚安的习惯。

“药研,我今天打扫了本丸噢。”

“真的,第一次发现我们这里这么大,腰好酸啊。”

“虽然有很努力打扫了,不过肯定没有烛台切他们做的好吧,比较我是个糙汉子啊哈哈哈。”

“听我说了这么多,很烦吧,没办法啊……你们都不醒来,我一个人好无聊啊。”



“晚安啦。”



虽然是写的很快的一话,但是其实剧情憋了好久啊,因为真的怕脑洞的东西会出大bug【不过肯定还是有大bug不过我暂时没看出来
轻拍orz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