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婶婶先动的手】

   
大家好本咸鱼又更新了:D
感觉自己越写越少女……】
我只会写甜的东西所以大力吃糖(划掉)
总之就是这样希望看的开心。
(你在语无伦次些什么↑)





       连着几天召唤却屡次失败后,鸠也干脆不召唤了。

     「有这个精力召唤,还不如做两个式,说不定还有用。」
      

       阳光晴好的时候,她会抽空把仓库里那几十把刀一批批搬到院子里晒晒太阳,她就在一边拿着药研的本体练习,不过没人和她切磋,一个人挥刀也怪没劲的。练的累了,便随便拉一把椅子坐下,摸摸旁边晒着的刀,后悔自己又没带手机过来,简直……无聊死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本丸除了没有人形刀剑,其他一切运作正常。但是……
     

        “啊,真想开开荤啊,该死。”
        因为本丸里没有其他人在,她渴望血的心情就更加强烈了。要她说的话,最好喝的莫过于少女审神者的血,比如……云。

       
       “额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云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可以伤害她!”少女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跟手上的药研说话。“喂喂,小东西,醒来的时候一定要补偿我哦,虽然你不醒来我也能好好活着的……大概。”

         太阳渐渐落山,暖黄的光慢慢消失了,鸠赶紧跳下椅子,一批批的又把刀剑们搬回仓库里,等她弄完,天色也黑掉了,只有不知何时升上去的月,和四处的蛙鸣声。池塘的芦苇丛中,有一星两点飘散开来。

       是萤火虫啊。鸠想了想,突然返回仓库,再出现时,已抱了一把大太刀出来。

       “萤宝宝,主人带你看萤火虫啦,开心吧?”鸠用脸蹭着刀身,轻轻的问。直到接近了萤火虫,那光才让她意识到……

        艾玛好像抱错刀了……
        这颜色……
        不是爸爸么!!!
        鸠瘪了瘪嘴,暗暗骂自己笨。刚刚仓库里没开灯,挑了一把看上去是萤丸的刀就抱出来了。
        哎,算了,再去抱一次吧。

      ……

        等看完了萤火虫,鸠已经有些腰酸背痛了。虽然萤丸外表看上去像个小孩子轻轻巧巧的,本体刀却这么重,亏他每天可以背着跑啊?她虽然力气挺大,但本体只是只蝙蝠,抱这么大的东西站久了还是很累的。

        鸠揉着背,打算去洗个澡。在洗澡之前又看到了刚刚被她扔床上的药研本体,她有点不信邪的打算再召唤一遍。

       “ 日月精华也吸收了,该现身了吧!药研藤四郎!!”

       仿佛为了壮胆一样,少女很严肃的吼道。

       没有人回答,樱红的灵力自刀柄慢慢注入,刀身泛着浅浅的光,开始飘出樱花瓣。与往常不同,这次花瓣没有碎裂,而是聚集在了鸠的身边,慢慢消失了。

       

       “药研,你……”鸠又有点懵,这是个什么情况啊?能不能果断的出来?这到底是成功了还是没成功啊?

         “啧……我去洗澡。”
         鸠沉下脸,拿好换洗衣物就往浴室走。
       
……

        “嗯。”
          身后的墨发少年在少女出门的一瞬间,淡淡应道。

           鸠泡在温泉里,脸红扑扑的发烫。虽然药研刚刚还是没出来,但是好歹近了一步不是吗?万一召唤出来了,自己要对他说什么?

     「药研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棒读)」

    啊不对不对这是哪门子的告白啊好僵硬啊喂!她甩甩头,发丝掉进水里也没有自觉。

     「药研,第一个把你唤醒不是因为我偏爱你哦只是因为你是我的近侍而已。哼。」

     ……这啥啊标准教科书式傲娇么!么?!她才不是这种设定啊摔!

      「那个……药研君我……咳……我心悦你……」

      不行,这样肯定更加不行,他肯定听不懂,嗯。

       当初自己是怎样做到脸不红心不跳的告白来着?虽然说那次只是试探一下,但是如今……

      先不说那个,根本连他会不会接受自己都不清楚啊。少女干脆将头发全散下来,整个埋在水里,无奈憋气还没三秒钟,就猛的一下子探出头。

      “咳咳咳咳咳……”
      算了,还是早点睡吧。

      泡澡泡的晕晕乎乎的鸠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回自己房间,拉开门就直接钻进被子闭上眼睛睡了。

      嗯……?
      ……床是不是变小了……难道我胖了?

      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本来就视力不好这一迷糊便更看不清了,只觉得有个人在眼前晃悠,还长的特别像药研。

        “哦,肯定是做梦。”少女盯了面前人半天,确信的脱口而出。“药研你不好好的被我召唤出来,却跑到我梦里,你……不乖哦……”尽管是做梦,少女的脸在说到最后略带了调戏意味的话时还是红了脸,本就泡的有些粉粉的脸现在更是像枚熟透的桃子,再加上洗完澡后穿着松垮的睡裙,在少年眼中显得诱人极了。

     “是是是,是我不乖……”
     “呼……哈…嗯………”

     “大将?”
     药研有点哭笑不得的推了推少女,想叫她知道这不是梦,少女不耐烦的一脚搭了上去。“听着,不管你是谁,不要吵了,不然我要咬人了。”

      这下药研不敢动了,并非是因为怕被咬,而是因为身旁的人刚刚搭腿上来的角度非常微妙。

    

       少女柔软白嫩的大腿搭在他的腰侧 小腿像是藤条一样勾住他的腿,睡裙也被掀起了大半,偏高的体温让他觉得有些烫。各种意义上的。
   

       药研则是僵直的侧躺在床上,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早知道不要睡进大将的被窝就好了……本来只是想给他一个惊喜,钻到被子里吓吓她的,却被她牢牢钉死在床上了。

     虽然这边在各种煎熬,可是少女却睡的无比安稳,甚至还将身体贴的更紧了些,或许只是把他当做抱枕了,可是现在看起来,却非常不妙啊。

          “药研……”睡梦中的少女呢喃出声,药研立刻清醒了。

       “我喜欢你……”

        藤紫色眼眸的少年愣了愣,抿唇笑了,随即用一只手扶住了她的头,凑上前去:
    

     “我也喜欢您哦,大将。”少年将嘴唇凑近,轻吻上少女的额头。

     

      明天啊,再晚一点到来吧……





不造说啥好,希望可以看到多一点评论(ಠ .̫.̫ ಠ)(做梦)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