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阴差阳错的表白?

大概是挺甜的一篇,看的时候请带入10话被药哥捅的敌刀视角【滑稽脸】
长篇快要结束啦,之后会开点日常的短篇,也请多关照哦

翌日。

      由于晚上泡澡太晕以至于一觉直接睡到了11点的鸠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虽然醒了但也不着急起床,毕竟她不是人类,生理时钟这种东西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比起那个,更让她的在意的是昨晚居然做了梦,嗯,春梦。更要命的是,虽然是在梦中做的事情,但她脸上现在都好像还残留着那个人的温度,和柔软嘴唇的触感,甚至被窝里都好像有那股熟悉的青草浆果味道。

      在梦中,她对他告白了,他亲吻了她的额头。
      不是不想当真,而是她清楚的知道现在本丸的情况不可能有这样的剧情,而剧情太过于美好,简直就好像是她是剧本的导演,而他是专属于她的演员。
      所以只能归为是梦啊。

      她苦笑,指尖抚上枕边的药研藤四郎。将刀身托起,置于唇边轻吻。再度抬起头,少女有点恍惚,好像看到了那个少年。他推门走进来,端着她爱吃的东西,看着她头发蓬乱的样子轻笑,用独特的嗓音叫着:“大将?”
       见她没有反应,少年皱了皱眉,修长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谁知鸠盯了他两秒不到,立刻睡下去唰的用被子盖住头,然后再次掀被子起来,重复了两三次后,少女终于忍不住了。

       “怎么回事?这不是梦吗?!”少女又一次埋进被子里,声音也闷闷的。
        “我想不是呢,大将。”药研有点无奈的回答。
        “唔……好吧好吧,我知道了,你是哪家的药研?”鸠不耐烦的掀开被子紧盯着面前的微笑着的少年,“我这里可是早就被封了哦,不要让自家主人担心啊喂,走错了就早点回去!”鸠打了个哈欠,又打算要躺下。
       “……我知道了。”

      紫眸少年放下手中端着的东西,埋着头回答。
      背对着他的鸠从少年的口气中听出了浓浓的怒气,身体无端的打了个冷颤。
      要不还是道个歉吧……毕竟他给自己送来了早餐耶。
      “那个……”才翻个身,声音还没发出来就被生生扼住了。

       白净的脸被放大数倍,仿佛就贴着她的脸一般,藤紫色的清澈眼眸里好像蕴藏着光,让人想要陷在里面,再也不出来。
       “大将,我有好好听你的话……回到你身边了哦?”少年的声音被压的更低,稍稍侧头,好看的唇就贴着少女的耳朵,恶意的吹气。呼气声直接把鸠吓懵了,想要用被角来隔开让人害羞的距离,可被角早就同她的手一起被面前这个人压的死死的了,哪里肯让她得逞。
        “放开我!放开……!”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她根本没办法适应,也根本接受不了面前这个把她囚禁着的药研就是昨晚梦中温存的少年。

        少年放开了手,却并不急着起身,而是温柔的吻上少女的手指,好看的眼眸看向她。
        “大将……还要再赶我去其他人那里吗?”
        叫人想要犯罪的容颜配上这句话,论谁都会沦丧的吧。少女吞了吞口水,瞬间就忘了他刚刚对她做的事情,眼睛都移不开了。
        “不……不会了……”
          真是,向男色低头啊。鸠默默的在心里嫌弃自己没骨气,表面又明目张胆的盯着他看。
          “大将,为什么这么盯着我?”药研觉得有些好笑,眼前这个少女的反应真是有趣极了,每次都让他想要探究下去。“还不相信我就是您的刀——药研藤四郎么?”少女还没反应过来,她的近侍又一次垂下身来,凑近她耳边说话。
         虽然的确被吓到了,但毕竟是第二次,鸠也变得大胆起来,定定的回答:
         “因为你好看啊。”
          “那,喜欢我也是因为我好看?”好听的男低音微微带了点愠怒,吐气声也更粗了些,好像要吃掉她一样。

          “不,不是!喜欢你是因为……因为……等等??”他怎么知道她喜欢他的?!难道昨晚那个,真的……不是梦?
           “所以说,不是梦啊,我的大将——”
           少年抬起头,直视着脸红成番茄的少女,肯定的说:
           “穿着布料那么少的睡裙,睡觉还忘记关房间门什么的,也太没有警戒心了吧。”
            药研还在说着什么,但眼神躲闪的少女,已经什么都听不进了。
            她昨晚跟药研睡了一张床!!!
            而且,还迷迷糊糊的跟他告白了!
           “……我……并不是……”
           紧张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她无法否认喜欢他,但也不想强迫他接受她的心情啊。
         “啊哈哈我大概是睡糊涂了吧,比起这个,大家还睡在仓库呢,得赶快把他们唤醒才行。”鸠用几秒钟的时间整理好了思绪,一双人畜无害的眼睛看向药研。

        若是换成一般人,怕是就让面前这一脸镇定的小女子逃过了吧?如果不是他发现她眼瞳有一丝闪避的话。

       “大将,”紫眸的付丧神起身关上了房门,不让身后的人插空出去,让她从他眼前消失这种事,绝对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药研藤四郎,身为大将的近侍想要知道您对我的看法。 ”
       墨发的少年跪坐在床铺前,异常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人。

       “看法……?认真的刀,很帅气,虽然个子不太高吧……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鸠看着面前认真的少年,反倒经不起来了。非常非常,莫名其妙的突然大笑起来。
        “咳……!就这点吗?还有最后那个不需要说出来啊而且大将也不高吧。”被她这么一闹他也正经不起来了,开始一本正经的吐槽起审神者的身高来。鸠笑嘻嘻的揉着肚子,笑够了打算站起来,却摇摇晃晃的没站稳,一下子以脸朝地的方向非常不雅的摔了下去。

       ……
       咦……?不疼?软软的……
      噢,我知道了,肯定被作者给套路了【划掉】

       似乎察觉到自己倒在哪里了的鸠并没有转过脸去看,而是一点点很尴尬的从腿上往地上挪。

        “大将……你……在干什么。”
        我……
         脸转过30度,果不其然对上那双眼睛。“我马上从你腿上下来,那个,先不要报警。”虽然还想再趴一会儿没错啦。“没关系啊,您可以继续趴着,嗯……要不还是躺着吧。”药研说着就把鸠熟练的翻了个身,让头好好的靠在腿上。“这个角度比较方便跟大将讲道理,也不容易逃走呢。”

         啊,好紧张。
         不过躺在药研的腿上真的很爽。爽飞天。
         讲道理什么的不听就是了嗯。

        “那我直接说了。”
         “嗯。”
         “大将的睡衣需要换一件,这件太不安全了。”
         “嗯嗯。”
        “虽然看上去有在打扫不过很多死角也完全不干净,……之后跟大家一起好好弄干净才行。”
        “嗯嗯。”
         “大将灵力不稳,所以要养成定期制作式的习惯。”
         “嗯嗯。”
         “我喜欢大将。”
         “嗯嗯。”
          “你……再说一遍?”

          “我喜欢大将。说多少次都可以。”少年模样的付丧神狡黠的靠近瞪大红色眼瞳,可爱的像小黑兔一样的少女,低笑着重复:

         “我爱您。”

          “……哦……哦,知,知道了……”看着眼前低声呢喃着爱语的少年,不知为何有点想哭,但又羞怯到了极点。
          所以说真是讨厌啊,容易脸红的体质根本把一切都暴露了嘛。

          “大将的答复呢?只是这样我不明白呢。”不知何时已经把少女抱入怀中的付丧神换了一副很迷惑的表情,抵着少女的额头,看上去有些无辜。

          “……这,这种事我也不知道啊。”不知道为什么,药研的脸好像看不太清了……
        不行!,给我忍住!

          “……喜欢你……”

          结果还是哭出来了。
        虽然眼泪全擦药研身上了,不过索性没持续多久,真是太好了呢药研君。

         “所以说为什么会哭出来……我应该没有很过分才对吧。”药研有些无语的把还发着抖的小动物抱进怀里安抚。“咳,咳咳……忘了刚刚那个吧,有时候太激动控制不住情绪。”鸠虽然也不哭了,但也丝毫没有一点要放开药研的意思。
         “情绪激动吗?因为我……?”药研有点诧异的指了指自己。“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单恋成真了有点不能接受吧……讲真单恋其实也很美的,可是你让我唯一的单恋结束了诶,你有罪。”鸠眨了眨眼,往药研脖子上又蹭了蹭。舔了舔少年洁白的皮肤。

         “这样啊……那么要惩罚我么,我的大将?”虽然说着惩罚,可是本人却是一副戏谑的样子扯开衣领。

         “嗷呜。” 那我就不客气啦♡

        今天的药研,也在绝赞被某个非人类生物吸血中!




这个算爆字数吗我不是很懂总之他们终于成了啊哈哈哈哈。
不过如果完全按我的尿性。
我可以让他们再拖那么几话再告白嗯。
不过那样我大概会被打死。
其实一开始写的时候没料到会写这么多的,作死写感情戏就拖了很长,要是直接两人确认关系就没这么多事儿了…
之后大概会想到梗就写点日常的小短篇,然后这里本体是个画手所以也有可能画点条漫……吧。当然还是主药审w。
开车的话我还在研究怎么开,用手机不能发长微博,简书能开车吗现在【偷偷问】

啊痛经要人命。
好想剖腹自尽哦。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