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药审】雨

是糖,是糖,是糖。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看前情也看得懂。
虽然是第一次尝试写这种场景,但是感觉离开车不远了】






审神者感冒了。
至于感冒原因嘛……
    


      “那个,我出去一下哈,马上回来。”鸠怯怯的看着正在整理家务的药研小声的确认道。

      自从两人确认关系之后,她就变得怪怪的,面对他总是有些扭扭捏捏的,连名字都不叫。虽说是喜欢他,却也再没有更亲密的举动了。不过这种事,果然还是要等双方都适应才好吧。药研背对着她,“噢”的应了一声表明他知道了。

      “记得带把伞。”早上起来发现天气不太好,药研又补充了一句。
       ……
      “大将?”
       半天没有回答。
       回头一看,哪里还有什么大将的影子,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
      “轰隆——”远处闷闷的响起了雷声。墨蓝的天空好像要坠下来似的。
      “滴答 ,滴答。”

       糟糕了。
     应该还没走远吧?但是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要找到还真的是有点麻烦。总之,要快点到她身边才行。药研慌忙拿着伞就跑了出去,连大门都忘了关。
       万屋?没有。演练场?没有。云那里呢?也没有。
       总不至于一个人去出阵吧?可恶,到底去哪里了。

       最终,在居酒屋的门口找到了鸠。她缩在屋檐下的一角,已经淋成了落汤鸡。头发湿哒哒的贴着头皮,还抱着双臂瑟瑟发抖。
      她远远的看到他过来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想要扑过来,却又缩了回去。

      “我去拿政府的文件了。”她对着眼前的他笑了笑,声音有发着抖,有点嘶哑。“本来是打算去了之后马上回来的,结果因为……没有审神者证明,传送装置不能用了。”她穿着短袖的制服,手臂冰凉但文件却几乎没滴到雨。“啊,我把它藏到衣服里啦,没湿噢。”发现他在盯着她看,便忍不住把手上的文件扬起来晃了晃,一副要奖赏的模样。

       “为什么不跟我说。”
       欸……?
     还没反应过来就落到了一个温暖干燥的怀抱里,甚至还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随即浸湿的后背被一双炽热的手抱住了。白色的伞不知什么时候从少年的手中脱落,掉在她脚边。
     “嗯……欸?”少年柔软的发丝蹭在她脸上,淡淡的清香让她有些没有实感。

  
   “那个,我身上湿了……放开……”鸠努力扭动着想要挣脱,却无济于事。
      “去政府拿文件这种事,明明可以直接叫我去做的,您这样,是在……不信任我吗?”少年好像没听到一样,反而抱的更紧了,好像要把全身热量传递过去一样。比平时更低的声音,在耳边低语,又带了些许疲惫似的,药研的头轻轻靠在了她肩头。“您真的,让我很迷惑啊。”

       啊,这个温度……
      “……”

      身体渐渐变得温暖,她不再抗拒药研的怀抱,慢慢搂住他,手轻柔的插进软软的发丝。“并不是不信任你啊,只是就这样依靠你,让我很不安。”
      “药研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因为我是你的主人,你的大将,唤醒你的审神者。”
     “我就算是作为你的恋人,也必须担起作为一名审神者的责任……”她顿了顿,放开药研,声音变得异常认真。“你的同伴们现在还沉睡在刀剑里,就算是为了你,我也要将他们重新唤醒才行。”

       “……大将……”药研有些不敢相信,当初那个好像什么事都无所谓一样的少女,竟变得如此坚定了。
      果然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了啊,我的大将。药研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渐渐放开了鸠。

      “……不过,现在还是赶快回去吧,真是,也不知道借把伞。”鸠的制服早就湿透了,紧贴着肉,白色的料子微微透出了里面淡蓝色样式可爱的内衣。
   

    “我知道你会找到我的,这儿可是很有纪念意义的地方啊是吧~”少女有点站不稳,语调轻佻的解释着。真是的,刚刚还一脸严肃现在就这样了……真是帅不过三秒。药研赶紧解开外衣盖在她身上,扣子也一颗颗扣好了。

      “唔……里面湿哒哒的,解开吧……不舒服……”鸠扯着扣子,口齿不清的说道。“不行,回去再脱掉,听话。”药研转过头,快速的撑好伞,一把搂过鸠的腰,跨进大雨中。尽管两人身高差不多,但药研几乎是拦腰抱着鸠在跑了。

      “啪叽啪叽”不断的踩水声,药研的速度刻意放慢,可是身边的审神者还是有些跟不上,喘气过于频繁,体温也高到有些发烫,不快点回去不行啊。
      ……不管了,这样下去只会加重病情。药研皱着眉,干脆把有些摇摇欲坠的伞扔掉,直接把鸠抱了起来。
      现在就可以快很多了。药研稍稍安下了心,加快了步伐。
     

      可是……回是回来了,湿成那个样子怎么也得换身衣服洗个澡吧?药研看着昏昏欲睡的审神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大将,快醒醒别睡了。”药研还抱着鸠,自己身上也湿了,两个人都要快点清理干净才行。
      “不要嘛……冷……”鸠闭着眼睛,搂着药研脖子的手却黏的越来越紧了。
       喂喂,这是哪家的小孩子么?
      “大将要是不醒来,我可要帮您洗澡了。”
      “好啊……”

      药研藤四郎,卒。
   

      “大将……!歌仙大人教过您不要在男人面前这样随意的。”药研强忍着想要把生病的她堵在墙角教育一番的心思,憋出一句。
      “嗯……?可是,药研不是别人呀……”睡梦中的鸠迷迷糊糊睁开眼,翘了翘嘴角笑了。

      该死,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阿。根本不知道是出于她本身的意愿还是病魔的驱使。不过,如果一点那种意思都没有的话,也不会莫名其妙的这样说吧?
      虽然觉得自己这种猜测很出格,但他也要这样想。

      “嘿,还没开始吗?”少女黏黏的撒着娇。
     他的大将,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多么糟糕,可他愿意陷进小蝙蝠布置的恶劣陷阱里,甘之如饴。

      “……那么,我要来了。”

      少女依赖的张开双臂让药研帮忙脱掉外衣,衣服已经湿了,脱下来要麻烦了些。衣服的扣子被解开了一半,露出了里面的胸衣。不过尺寸似乎好像有点儿小,白皙的乳肉有四分之一的部分被挤压在外面。
      “诶嘿嘿……我穿了小一号的,那样看上去胸会小一点。”末了,她又补充了一句:“药研也不喜欢大的吧?毕竟太碍事了。”少女用手托了托,又无奈的叹气:“真沉。”

      “不,很美。”药研有些移不开眼睛,甚至直接伸过手去想要触碰她。
      “大将……”手指触到了那平时根本见不到的肌肤,而身体的主人好似发出了回应一般的打了个冷战。
      “嘶……好冷。”

      他的手太冷了,因为没有伞的保护,两人几乎是淋着雨回来的,而药研又尽量用自己的身体替她挡雨。而这冰凉的手指,让她彻底的清醒了。 

      “那,那个……我我我自己洗就好了你先出去吧……卧槽!!”少女如梦初醒般反射性推了药研一下,却一个没站稳掉入了浴池里。

      “噗……大将,您衣服还没脱完呢,就这么急么?”药研看着少女惊慌失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真是,现在才拒绝的她,实在是迟钝的有点可爱。
       “流氓…咳!咳咳…!!”少女咳着水怒骂。
      “还有啊,出来的时候能站稳吗?需不需要我帮您擦身子?”药研以一种很值得玩味的眼神看着水中颇有些狼狈的少女,心情莫名的变得好了起来。

      “不要!!”
       “啪”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她也彻底清醒了。
       被摸了胸……被药研摸了胸……
        ……嗯?
        仔细想想,他们是恋人做这种事好像也没有问题噢……

       鸠当然知道恋人并不是说就可以随意动手动脚的。
       “可是进展也太快了吧?情侣不应该从牵手开始么?”
       “或者接吻?”
       “总之就是这样,药研我们来做该做的事吧。”洗完澡的少女这样说了。
       “啊,我觉得大将您应该先把头发吹干,不然会感冒的。”少年丝毫不为所动,轻轻松松的转移了话题。
       “就不吹!感冒了死了算了!”鸠作势就要打着赤脚往外走。下一秒,手被一股力量钳制住了。

       “我日……!!放开疼疼疼……”
       “好了,牵手完成。”药研微笑着把她转了个方向。“下一个是……接吻,对么?”

       亲完之后好好给我去吹头发小王八羔砸。

       感觉从他眼神里面读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妈妈呀好可怕。

       “嗯……嗯。不过是我来亲你。”鸠吞了口口水,药研这架势让她有点心里毛毛的,好像不听他的就会被杀掉一样。
       药研出乎意料的没有反应,只是盯了她两秒钟就乖乖闭了眼,好像在等着她亲下去。
      “…………”
      半晌。
      “啊,大将,还没好吗?”原本好好闭着眼的少年睁开一只眼睛,结果刚好看到鼓足了勇气的鸠就隔他不到两指的距离。
      “你耍赖!我还没准备好呢!!”少女气急败坏的喊:“再闭一次!不准睁开!”

      药研无奈只好再闭了眼睛,渐渐的感觉到了少女微微的呼吸声,还有浅浅吐出的热气,他变得有些期待了起来。
       “啾。”
      非常轻的一声,药研感觉嘴角被某种软软的东西轻轻的捻了一下。
       ……没了?

       “好啦……睁开吧。”鸠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接吻也没有她脑补的那么艰难。
       起码知道了接吻并不会碰到鼻子,嗯。怎么说呢,心情很微妙?

       “……真糟糕。”
      “哈?”鸠有些不可置信,跟她接吻有那么烂吗!说好的喜欢她的呢?
      “大将的吻技……简直,就跟小孩子一样。”药研舔了舔唇,戏谑的看着面前脸有些红的少女。

        “……我也是第一次啊!这样已经很好了吧?!你你你居然还嫌弃……”鸠吞吞吐吐的,因为害羞和紧张,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所以说,才这么一点点,连奖赏,都算,不,上啊。”

       鸠还想说什么,可是根本说不出口,要说为什么,那大概是因为她的嘴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被某个恶魔给堵住了。

      “唔……”温暖的薄唇牢牢的覆盖在她柔软的唇上,舌头和小齿也伸出来浅浅的品尝着她的唇,碾压吮吸,好像在品尝一块温软的果冻一样。鸠感觉已经要被吸肿了的时候,他居然还强迫她张开嘴,随即舌头便灵活的探了进来,挑逗的刮了一下她的口腔上壁。
      “嗯……!”从来没经过这么激烈刺激的少女根本没办法抵抗,心都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舌头侵入的瞬间更是双腿一软差点跪到地上……如果不是药研扶着她的腰的话。

       “咳……哈……唔唔唔!!”还没等她喘过气,呼吸便被包住了,本就张开的嘴根本无法拒绝与他的缠绵。

       不知吻了多久,药研终于放开了她。

       “大将,这才是真正的接吻哦?”

     感冒原因是淋雨以及没有及时擦干头发。
     你的锅噢药研。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