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鸠

已经和药研结婚了

友人来袭?!

    qaq好久没更了,寒假咸鱼的厉害……写了和基友家婶婶的互动故事w,一个小插曲。

      “药研……”

      “嗯?”

      “政府是不是有毛病啊……”

      “我不是很懂大将的意思。”

      “莫名其妙的清系统把我给踢了不说,还把我的审神者信息删了,现在居然要我填写审神者考试卷?我填他的狗屁!”鸠“啪”的一声扔下笔,气急败坏的揉乱了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直挺挺的朝后躺倒。

       药研的额头落下三条黑线。

       “大将,女孩子要注意形象。”

      “啊——欠……我有过形象吗……?拯救本丸的任务交给你了我先睡会儿……”鸠打了个悠长的哈欠,把卷子一丢,作势就要睡。

       药研回头看看一如既往懒散的审神者,没有说什么,只是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刀鞘,拿了鸠刚刚丢过来的卷子仔细查看。

      “选择题:1.灵力的发源地。A.肝 B.脾 C.心脏 D.脚底心 E.大脑神经  F.手心 G.丹田”

      药研藤四郎盯了半天,发现果然无从下手。

      “大将,这……”
       半天没有人回答,只听到人淡淡的呼吸声。少女的胸脯微微起伏着,好像真的睡了。

      “咳,不要装了,我知道你醒着。”身后还是没有动静。“要是再不起来我可就不客气了。”药研淡定的又问了一句,发现审神者并不领情,这才有些无奈的撑起身,轻轻走到鸠旁边,蹲下。

       “呼。”

       的确没睡着的鸠的心里是崩溃的。我真的睡着了咱有话就不要说了啊卧槽越来越近!?……!!!不要往耳朵里吹气啊大哥!!不行我要冷静,冷静……卧槽!!

       鸠猛的一下坐起身慌忙捂耳朵。
       药研在旁边看着这小妮子又是皱眉又是发抖很是有趣,倒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做人要不要这么狠!”鸠一把抢过药研手里的蝙蝠发夹别上,气冲冲的瞪着药研。
      “可我是刀啊。”况且大将的耳朵也很可爱喔。药研不慌不忙的笑着打哈哈。
       “……算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说啥了,问题是这个智障卷子到底怎么办。”鸠不否认她真的是个看脸的蝙蝠,看到帅的人笑的特别好看就不自觉的没脾气了,当然这只针对药研。


……

      
        “三青……你确定是这儿?怎么院里连个人毛都没有。”少年有些狐疑的看了看四周,最终眼神又回到了肩上的小鸟身上。

        “喵。”小鸟也好似有些脾气,甩甩头就不搭理他了。

        “……好吧我知道了……公主殿——唔唔唔唔!!”结果一句话还没喊完就被人狠狠捂住了。

      他低头看了看,发现一个极其眼熟的发夹在眼前晃啊晃。想了想干脆把手放在那颗头上。“卧槽你把手放下!”捂在嘴上的手瞬间松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极其凶恶的眼神。

      ——再敢喊一声老子杀了你。

      药研也很快的过来了,他并不知道鸠是怎么做到机动突然比他还快的,但这个男孩子似乎是她认识的人。

      蓝色混紫的短发,身上穿着样式奇怪的衣服,个子比她要高小半个头,而此刻精致的脸上正滴着冷汗。
      当然这些不是重点,他在意的,是这个人叫她——公主殿下?

      “哇——,不自觉就喊出来了。”少年拍拍胸口,呼出一口气。

      “再喊那个称呼你别想活了。”鸠有点嫌弃的蹭蹭手。“说起来,你怎么也过来这边了?难道你也来当审神者了?钱不够用啦?”

        “这个等会再说…啊,你好,我是谷,初来乍到请多指教。”少年微笑着看向鸠后方,那里站着一个黑发的少年,从刚刚起就好像有点不悦的盯着他,虽然并没有表现的很明显。

        “喔,我是药研藤四郎,谷大人请多指教了。”药研不温不火的回了句。“外面有些冷清,进去聊吧。”


       “什么……?你的审神者证明被作废了所以没办法唤醒付丧神?哇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听说啊……”谷跪坐着有些不自在,双腿不住的换着姿势。“你肯定干了啥不得了的事吧嗯肯定是这样。”

        鸠懒得解释,只想翻个白眼,却卡在眼睑那里翻不上去,干脆“呸”了一声。“懒得跟你讲,帮我看看这个卷子怎么写。”不由分说便把卷子推过来。

      “审神者自考卷b卷……咦原来真的有b卷这种东西啊。”谷翻了翻卷子末了又自豪的补上一句。“我可是考a卷就进来的哦~”

       “那谷大人为什么不回本丸?说起来,又是怎样找到大将的位置的?”药研有些奇怪,这位谷大人看上去可并不是闲云野鹤类型的人物,跟自家大将一比,倒是显得挺正经的。

       谷挠挠头,有些沮丧。“我也不想这么早来的,但政府那边空置的本丸稀缺叫我先等等。至于怎么找到的嘛……三青!”话刚落音,门外飞来一只青色的鸟儿,扑腾了几下翅膀遍稳稳的停在他肩上。

      “喵。”

       “啊哈哈,其实三青会人话只是不想说。就是她闻着气味找过来的。”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好像没什么说服力。

      况且这只鸟一直在学猫叫啊喂。

       药研的看着鸟的表情很是喜感。


       “喵。”鸟儿还是一脸的傲娇,拍拍翅膀又飞了。

       谷愣在原地有点尴尬,可怜巴巴的看着飞走的式神,“就是这样了……能不能借住两天?公主殿下——”

       “闭嘴。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交给你了。赶快填了吧嗯?”鸠优雅的转身拿了只圆珠笔,递给谷。“成了的话准你在我这儿住宿三天。”

      “成交。”

      鸠无法拒绝谷事实上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而且是非常不耻的。当然这绝对不会让药研知道。

     “大将,你跟谷大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来历不明的少年,和她看上去也不是寻常关系,他当然是想这么问的。可是——

      鸠抱着政府批准的东西,像小孩子一样一蹦一跳的走在前面。心情很好的样子啊。药研微妙的眯起了眼,他想知道谷的身份没错,但她不主动说,他也不是那么想去追究,若是问了,倒显得他颇为小气似的。

     
     “哇你们回来好快——”

     刚进门,就差点被某人撞了个满怀,还好药研及时出手拦下。

      “谷大人小心。”

      谷眨巴眨巴眼睛,盯了药研两秒,顿时感觉自己好像块案板上待宰的肉。

      “嗯,谢谢……政府那边怎么说?通过了吧?”谷打了个寒战,迅速转移了话题。

       “没想到居然还挺顺利的,按约定三天哦。”鸠笑的很开心,顺手就把两人拉进房间。“天黑的好早,进去吧。”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