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文字鳩鳩

葵葵究竟是什么人间尤物啊……

关于520的想象与现实
p3药总钢铁直男私设
就算他再直男我也!!!


爱他的脸蛋!!


突然诈尸,总算赶上时间发了刀男相关……
之前那个手机内存实在不够了刀男下不了,这次换了个手机,结果又没啥肝力了……总是想着反正我本命刀已经有了肝不肝都没关系xd


总之!大家520快乐!!

从容舔掉你嘴角的冰淇凌的药研君
会和你碰出怎样的火花呢?……

编不下去了。]
你们的老咸鱼阿鸠考试回来了!
顺便玩了一把羞耻play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
加选项的时候
我娘还在旁边
wdm
还好,
她是近视眼看不清楚。_(:3

qaq超级迟到的521贺图……也不是贺图啦就是普通的抱抱图x
最近好忙哦生气)
“累——死——了——”
“是是,大将辛苦了。”

刚刚才知道药研被复原了!!!!啊啊啊啊啊我只想给他一个抱抱呜呜呜呜欢迎回来!!!

大概是之前那篇如果没刷够好感度的下场_(´ཀ`」 ∠)__ 还是不太会处理分镜什么的都画的有点花了x要继续加油

友人来袭?!

    qaq好久没更了,寒假咸鱼的厉害……写了和基友家婶婶的互动故事w,一个小插曲。

      “药研……”

      “嗯?”

      “政府是不是有毛病啊……”

      “我不是很懂大将的意思。”

      “莫名其妙的清系统把我给踢了不说,还把我的审神者信息删了,现在居然要我填写审神者考试卷?我填他的狗屁!”鸠“啪”的一声扔下笔,气急败坏的揉乱了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直挺挺的朝后躺倒。

       药研的额头落下三条黑线。

       “大将,女孩子要注意形象。”

      “啊——欠……我有过形象吗……?拯救本丸的任务交给你了我先睡会儿……”鸠打了个悠长的哈欠,把卷子一丢,作势就要睡。

       药研回头看看一如既往懒散的审神者,没有说什么,只是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刀鞘,拿了鸠刚刚丢过来的卷子仔细查看。

      “选择题:1.灵力的发源地。A.肝 B.脾 C.心脏 D.脚底心 E.大脑神经  F.手心 G.丹田”

      药研藤四郎盯了半天,发现果然无从下手。

      “大将,这……”
       半天没有人回答,只听到人淡淡的呼吸声。少女的胸脯微微起伏着,好像真的睡了。

      “咳,不要装了,我知道你醒着。”身后还是没有动静。“要是再不起来我可就不客气了。”药研淡定的又问了一句,发现审神者并不领情,这才有些无奈的撑起身,轻轻走到鸠旁边,蹲下。

       “呼。”

       的确没睡着的鸠的心里是崩溃的。我真的睡着了咱有话就不要说了啊卧槽越来越近!?……!!!不要往耳朵里吹气啊大哥!!不行我要冷静,冷静……卧槽!!

       鸠猛的一下坐起身慌忙捂耳朵。
       药研在旁边看着这小妮子又是皱眉又是发抖很是有趣,倒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做人要不要这么狠!”鸠一把抢过药研手里的蝙蝠发夹别上,气冲冲的瞪着药研。
      “可我是刀啊。”况且大将的耳朵也很可爱喔。药研不慌不忙的笑着打哈哈。
       “……算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说啥了,问题是这个智障卷子到底怎么办。”鸠不否认她真的是个看脸的蝙蝠,看到帅的人笑的特别好看就不自觉的没脾气了,当然这只针对药研。


……

      
        “三青……你确定是这儿?怎么院里连个人毛都没有。”少年有些狐疑的看了看四周,最终眼神又回到了肩上的小鸟身上。

        “喵。”小鸟也好似有些脾气,甩甩头就不搭理他了。

        “……好吧我知道了……公主殿——唔唔唔唔!!”结果一句话还没喊完就被人狠狠捂住了。

      他低头看了看,发现一个极其眼熟的发夹在眼前晃啊晃。想了想干脆把手放在那颗头上。“卧槽你把手放下!”捂在嘴上的手瞬间松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极其凶恶的眼神。

      ——再敢喊一声老子杀了你。

      药研也很快的过来了,他并不知道鸠是怎么做到机动突然比他还快的,但这个男孩子似乎是她认识的人。

      蓝色混紫的短发,身上穿着样式奇怪的衣服,个子比她要高小半个头,而此刻精致的脸上正滴着冷汗。
      当然这些不是重点,他在意的,是这个人叫她——公主殿下?

      “哇——,不自觉就喊出来了。”少年拍拍胸口,呼出一口气。

      “再喊那个称呼你别想活了。”鸠有点嫌弃的蹭蹭手。“说起来,你怎么也过来这边了?难道你也来当审神者了?钱不够用啦?”

        “这个等会再说…啊,你好,我是谷,初来乍到请多指教。”少年微笑着看向鸠后方,那里站着一个黑发的少年,从刚刚起就好像有点不悦的盯着他,虽然并没有表现的很明显。

        “喔,我是药研藤四郎,谷大人请多指教了。”药研不温不火的回了句。“外面有些冷清,进去聊吧。”


       “什么……?你的审神者证明被作废了所以没办法唤醒付丧神?哇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听说啊……”谷跪坐着有些不自在,双腿不住的换着姿势。“你肯定干了啥不得了的事吧嗯肯定是这样。”

        鸠懒得解释,只想翻个白眼,却卡在眼睑那里翻不上去,干脆“呸”了一声。“懒得跟你讲,帮我看看这个卷子怎么写。”不由分说便把卷子推过来。

      “审神者自考卷b卷……咦原来真的有b卷这种东西啊。”谷翻了翻卷子末了又自豪的补上一句。“我可是考a卷就进来的哦~”

       “那谷大人为什么不回本丸?说起来,又是怎样找到大将的位置的?”药研有些奇怪,这位谷大人看上去可并不是闲云野鹤类型的人物,跟自家大将一比,倒是显得挺正经的。

       谷挠挠头,有些沮丧。“我也不想这么早来的,但政府那边空置的本丸稀缺叫我先等等。至于怎么找到的嘛……三青!”话刚落音,门外飞来一只青色的鸟儿,扑腾了几下翅膀遍稳稳的停在他肩上。

      “喵。”

       “啊哈哈,其实三青会人话只是不想说。就是她闻着气味找过来的。”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好像没什么说服力。

      况且这只鸟一直在学猫叫啊喂。

       药研的看着鸟的表情很是喜感。


       “喵。”鸟儿还是一脸的傲娇,拍拍翅膀又飞了。

       谷愣在原地有点尴尬,可怜巴巴的看着飞走的式神,“就是这样了……能不能借住两天?公主殿下——”

       “闭嘴。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交给你了。赶快填了吧嗯?”鸠优雅的转身拿了只圆珠笔,递给谷。“成了的话准你在我这儿住宿三天。”

      “成交。”

      鸠无法拒绝谷事实上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而且是非常不耻的。当然这绝对不会让药研知道。

     “大将,你跟谷大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来历不明的少年,和她看上去也不是寻常关系,他当然是想这么问的。可是——

      鸠抱着政府批准的东西,像小孩子一样一蹦一跳的走在前面。心情很好的样子啊。药研微妙的眯起了眼,他想知道谷的身份没错,但她不主动说,他也不是那么想去追究,若是问了,倒显得他颇为小气似的。

     
     “哇你们回来好快——”

     刚进门,就差点被某人撞了个满怀,还好药研及时出手拦下。

      “谷大人小心。”

      谷眨巴眨巴眼睛,盯了药研两秒,顿时感觉自己好像块案板上待宰的肉。

      “嗯,谢谢……政府那边怎么说?通过了吧?”谷打了个寒战,迅速转移了话题。

       “没想到居然还挺顺利的,按约定三天哦。”鸠笑的很开心,顺手就把两人拉进房间。“天黑的好早,进去吧。”
      

提前祝各位婶婶鸡年大吉吧!!
1p性转壁咚,2p鸠男体单人
药:大将是不是皮痒了?嗯?
鸠:我我我我我错了……

【药审】雨

是糖,是糖,是糖。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看前情也看得懂。
虽然是第一次尝试写这种场景,但是感觉离开车不远了】






审神者感冒了。
至于感冒原因嘛……
    


      “那个,我出去一下哈,马上回来。”鸠怯怯的看着正在整理家务的药研小声的确认道。

      自从两人确认关系之后,她就变得怪怪的,面对他总是有些扭扭捏捏的,连名字都不叫。虽说是喜欢他,却也再没有更亲密的举动了。不过这种事,果然还是要等双方都适应才好吧。药研背对着她,“噢”的应了一声表明他知道了。

      “记得带把伞。”早上起来发现天气不太好,药研又补充了一句。
       ……
      “大将?”
       半天没有回答。
       回头一看,哪里还有什么大将的影子,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
      “轰隆——”远处闷闷的响起了雷声。墨蓝的天空好像要坠下来似的。
      “滴答 ,滴答。”

       糟糕了。
     应该还没走远吧?但是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要找到还真的是有点麻烦。总之,要快点到她身边才行。药研慌忙拿着伞就跑了出去,连大门都忘了关。
       万屋?没有。演练场?没有。云那里呢?也没有。
       总不至于一个人去出阵吧?可恶,到底去哪里了。

       最终,在居酒屋的门口找到了鸠。她缩在屋檐下的一角,已经淋成了落汤鸡。头发湿哒哒的贴着头皮,还抱着双臂瑟瑟发抖。
      她远远的看到他过来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想要扑过来,却又缩了回去。

      “我去拿政府的文件了。”她对着眼前的他笑了笑,声音有发着抖,有点嘶哑。“本来是打算去了之后马上回来的,结果因为……没有审神者证明,传送装置不能用了。”她穿着短袖的制服,手臂冰凉但文件却几乎没滴到雨。“啊,我把它藏到衣服里啦,没湿噢。”发现他在盯着她看,便忍不住把手上的文件扬起来晃了晃,一副要奖赏的模样。

       “为什么不跟我说。”
       欸……?
     还没反应过来就落到了一个温暖干燥的怀抱里,甚至还能感受到对方的心跳,随即浸湿的后背被一双炽热的手抱住了。白色的伞不知什么时候从少年的手中脱落,掉在她脚边。
     “嗯……欸?”少年柔软的发丝蹭在她脸上,淡淡的清香让她有些没有实感。

  
   “那个,我身上湿了……放开……”鸠努力扭动着想要挣脱,却无济于事。
      “去政府拿文件这种事,明明可以直接叫我去做的,您这样,是在……不信任我吗?”少年好像没听到一样,反而抱的更紧了,好像要把全身热量传递过去一样。比平时更低的声音,在耳边低语,又带了些许疲惫似的,药研的头轻轻靠在了她肩头。“您真的,让我很迷惑啊。”

       啊,这个温度……
      “……”

      身体渐渐变得温暖,她不再抗拒药研的怀抱,慢慢搂住他,手轻柔的插进软软的发丝。“并不是不信任你啊,只是就这样依靠你,让我很不安。”
      “药研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因为我是你的主人,你的大将,唤醒你的审神者。”
     “我就算是作为你的恋人,也必须担起作为一名审神者的责任……”她顿了顿,放开药研,声音变得异常认真。“你的同伴们现在还沉睡在刀剑里,就算是为了你,我也要将他们重新唤醒才行。”

       “……大将……”药研有些不敢相信,当初那个好像什么事都无所谓一样的少女,竟变得如此坚定了。
      果然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了啊,我的大将。药研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渐渐放开了鸠。

      “……不过,现在还是赶快回去吧,真是,也不知道借把伞。”鸠的制服早就湿透了,紧贴着肉,白色的料子微微透出了里面淡蓝色样式可爱的内衣。
   

    “我知道你会找到我的,这儿可是很有纪念意义的地方啊是吧~”少女有点站不稳,语调轻佻的解释着。真是的,刚刚还一脸严肃现在就这样了……真是帅不过三秒。药研赶紧解开外衣盖在她身上,扣子也一颗颗扣好了。

      “唔……里面湿哒哒的,解开吧……不舒服……”鸠扯着扣子,口齿不清的说道。“不行,回去再脱掉,听话。”药研转过头,快速的撑好伞,一把搂过鸠的腰,跨进大雨中。尽管两人身高差不多,但药研几乎是拦腰抱着鸠在跑了。

      “啪叽啪叽”不断的踩水声,药研的速度刻意放慢,可是身边的审神者还是有些跟不上,喘气过于频繁,体温也高到有些发烫,不快点回去不行啊。
      ……不管了,这样下去只会加重病情。药研皱着眉,干脆把有些摇摇欲坠的伞扔掉,直接把鸠抱了起来。
      现在就可以快很多了。药研稍稍安下了心,加快了步伐。
     

      可是……回是回来了,湿成那个样子怎么也得换身衣服洗个澡吧?药研看着昏昏欲睡的审神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大将,快醒醒别睡了。”药研还抱着鸠,自己身上也湿了,两个人都要快点清理干净才行。
      “不要嘛……冷……”鸠闭着眼睛,搂着药研脖子的手却黏的越来越紧了。
       喂喂,这是哪家的小孩子么?
      “大将要是不醒来,我可要帮您洗澡了。”
      “好啊……”

      药研藤四郎,卒。
   

      “大将……!歌仙大人教过您不要在男人面前这样随意的。”药研强忍着想要把生病的她堵在墙角教育一番的心思,憋出一句。
      “嗯……?可是,药研不是别人呀……”睡梦中的鸠迷迷糊糊睁开眼,翘了翘嘴角笑了。

      该死,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阿。根本不知道是出于她本身的意愿还是病魔的驱使。不过,如果一点那种意思都没有的话,也不会莫名其妙的这样说吧?
      虽然觉得自己这种猜测很出格,但他也要这样想。

      “嘿,还没开始吗?”少女黏黏的撒着娇。
     他的大将,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多么糟糕,可他愿意陷进小蝙蝠布置的恶劣陷阱里,甘之如饴。

      “……那么,我要来了。”

      少女依赖的张开双臂让药研帮忙脱掉外衣,衣服已经湿了,脱下来要麻烦了些。衣服的扣子被解开了一半,露出了里面的胸衣。不过尺寸似乎好像有点儿小,白皙的乳肉有四分之一的部分被挤压在外面。
      “诶嘿嘿……我穿了小一号的,那样看上去胸会小一点。”末了,她又补充了一句:“药研也不喜欢大的吧?毕竟太碍事了。”少女用手托了托,又无奈的叹气:“真沉。”

      “不,很美。”药研有些移不开眼睛,甚至直接伸过手去想要触碰她。
      “大将……”手指触到了那平时根本见不到的肌肤,而身体的主人好似发出了回应一般的打了个冷战。
      “嘶……好冷。”

      他的手太冷了,因为没有伞的保护,两人几乎是淋着雨回来的,而药研又尽量用自己的身体替她挡雨。而这冰凉的手指,让她彻底的清醒了。 

      “那,那个……我我我自己洗就好了你先出去吧……卧槽!!”少女如梦初醒般反射性推了药研一下,却一个没站稳掉入了浴池里。

      “噗……大将,您衣服还没脱完呢,就这么急么?”药研看着少女惊慌失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真是,现在才拒绝的她,实在是迟钝的有点可爱。
       “流氓…咳!咳咳…!!”少女咳着水怒骂。
      “还有啊,出来的时候能站稳吗?需不需要我帮您擦身子?”药研以一种很值得玩味的眼神看着水中颇有些狼狈的少女,心情莫名的变得好了起来。

      “不要!!”
       “啪”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她也彻底清醒了。
       被摸了胸……被药研摸了胸……
        ……嗯?
        仔细想想,他们是恋人做这种事好像也没有问题噢……

       鸠当然知道恋人并不是说就可以随意动手动脚的。
       “可是进展也太快了吧?情侣不应该从牵手开始么?”
       “或者接吻?”
       “总之就是这样,药研我们来做该做的事吧。”洗完澡的少女这样说了。
       “啊,我觉得大将您应该先把头发吹干,不然会感冒的。”少年丝毫不为所动,轻轻松松的转移了话题。
       “就不吹!感冒了死了算了!”鸠作势就要打着赤脚往外走。下一秒,手被一股力量钳制住了。

       “我日……!!放开疼疼疼……”
       “好了,牵手完成。”药研微笑着把她转了个方向。“下一个是……接吻,对么?”

       亲完之后好好给我去吹头发小王八羔砸。

       感觉从他眼神里面读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妈妈呀好可怕。

       “嗯……嗯。不过是我来亲你。”鸠吞了口口水,药研这架势让她有点心里毛毛的,好像不听他的就会被杀掉一样。
       药研出乎意料的没有反应,只是盯了她两秒钟就乖乖闭了眼,好像在等着她亲下去。
      “…………”
      半晌。
      “啊,大将,还没好吗?”原本好好闭着眼的少年睁开一只眼睛,结果刚好看到鼓足了勇气的鸠就隔他不到两指的距离。
      “你耍赖!我还没准备好呢!!”少女气急败坏的喊:“再闭一次!不准睁开!”

      药研无奈只好再闭了眼睛,渐渐的感觉到了少女微微的呼吸声,还有浅浅吐出的热气,他变得有些期待了起来。
       “啾。”
      非常轻的一声,药研感觉嘴角被某种软软的东西轻轻的捻了一下。
       ……没了?

       “好啦……睁开吧。”鸠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接吻也没有她脑补的那么艰难。
       起码知道了接吻并不会碰到鼻子,嗯。怎么说呢,心情很微妙?

       “……真糟糕。”
      “哈?”鸠有些不可置信,跟她接吻有那么烂吗!说好的喜欢她的呢?
      “大将的吻技……简直,就跟小孩子一样。”药研舔了舔唇,戏谑的看着面前脸有些红的少女。

        “……我也是第一次啊!这样已经很好了吧?!你你你居然还嫌弃……”鸠吞吞吐吐的,因为害羞和紧张,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所以说,才这么一点点,连奖赏,都算,不,上啊。”

       鸠还想说什么,可是根本说不出口,要说为什么,那大概是因为她的嘴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被某个恶魔给堵住了。

      “唔……”温暖的薄唇牢牢的覆盖在她柔软的唇上,舌头和小齿也伸出来浅浅的品尝着她的唇,碾压吮吸,好像在品尝一块温软的果冻一样。鸠感觉已经要被吸肿了的时候,他居然还强迫她张开嘴,随即舌头便灵活的探了进来,挑逗的刮了一下她的口腔上壁。
      “嗯……!”从来没经过这么激烈刺激的少女根本没办法抵抗,心都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舌头侵入的瞬间更是双腿一软差点跪到地上……如果不是药研扶着她的腰的话。

       “咳……哈……唔唔唔!!”还没等她喘过气,呼吸便被包住了,本就张开的嘴根本无法拒绝与他的缠绵。

       不知吻了多久,药研终于放开了她。

       “大将,这才是真正的接吻哦?”

     感冒原因是淋雨以及没有及时擦干头发。
     你的锅噢药研。
    

p1借了桃色太太的樱桃梗脑洞摸的鱼qaq衣服啥的bug不要在意啦
p2药哥捅敌刀改图,野战】

阴差阳错的表白?

大概是挺甜的一篇,看的时候请带入10话被药哥捅的敌刀视角【滑稽脸】
长篇快要结束啦,之后会开点日常的短篇,也请多关照哦

翌日。

      由于晚上泡澡太晕以至于一觉直接睡到了11点的鸠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虽然醒了但也不着急起床,毕竟她不是人类,生理时钟这种东西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比起那个,更让她的在意的是昨晚居然做了梦,嗯,春梦。更要命的是,虽然是在梦中做的事情,但她脸上现在都好像还残留着那个人的温度,和柔软嘴唇的触感,甚至被窝里都好像有那股熟悉的青草浆果味道。

      在梦中,她对他告白了,他亲吻了她的额头。
      不是不想当真,而是她清楚的知道现在本丸的情况不可能有这样的剧情,而剧情太过于美好,简直就好像是她是剧本的导演,而他是专属于她的演员。
      所以只能归为是梦啊。

      她苦笑,指尖抚上枕边的药研藤四郎。将刀身托起,置于唇边轻吻。再度抬起头,少女有点恍惚,好像看到了那个少年。他推门走进来,端着她爱吃的东西,看着她头发蓬乱的样子轻笑,用独特的嗓音叫着:“大将?”
       见她没有反应,少年皱了皱眉,修长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谁知鸠盯了他两秒不到,立刻睡下去唰的用被子盖住头,然后再次掀被子起来,重复了两三次后,少女终于忍不住了。

       “怎么回事?这不是梦吗?!”少女又一次埋进被子里,声音也闷闷的。
        “我想不是呢,大将。”药研有点无奈的回答。
        “唔……好吧好吧,我知道了,你是哪家的药研?”鸠不耐烦的掀开被子紧盯着面前的微笑着的少年,“我这里可是早就被封了哦,不要让自家主人担心啊喂,走错了就早点回去!”鸠打了个哈欠,又打算要躺下。
       “……我知道了。”

      紫眸少年放下手中端着的东西,埋着头回答。
      背对着他的鸠从少年的口气中听出了浓浓的怒气,身体无端的打了个冷颤。
      要不还是道个歉吧……毕竟他给自己送来了早餐耶。
      “那个……”才翻个身,声音还没发出来就被生生扼住了。

       白净的脸被放大数倍,仿佛就贴着她的脸一般,藤紫色的清澈眼眸里好像蕴藏着光,让人想要陷在里面,再也不出来。
       “大将,我有好好听你的话……回到你身边了哦?”少年的声音被压的更低,稍稍侧头,好看的唇就贴着少女的耳朵,恶意的吹气。呼气声直接把鸠吓懵了,想要用被角来隔开让人害羞的距离,可被角早就同她的手一起被面前这个人压的死死的了,哪里肯让她得逞。
        “放开我!放开……!”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她根本没办法适应,也根本接受不了面前这个把她囚禁着的药研就是昨晚梦中温存的少年。

        少年放开了手,却并不急着起身,而是温柔的吻上少女的手指,好看的眼眸看向她。
        “大将……还要再赶我去其他人那里吗?”
        叫人想要犯罪的容颜配上这句话,论谁都会沦丧的吧。少女吞了吞口水,瞬间就忘了他刚刚对她做的事情,眼睛都移不开了。
        “不……不会了……”
          真是,向男色低头啊。鸠默默的在心里嫌弃自己没骨气,表面又明目张胆的盯着他看。
          “大将,为什么这么盯着我?”药研觉得有些好笑,眼前这个少女的反应真是有趣极了,每次都让他想要探究下去。“还不相信我就是您的刀——药研藤四郎么?”少女还没反应过来,她的近侍又一次垂下身来,凑近她耳边说话。
         虽然的确被吓到了,但毕竟是第二次,鸠也变得大胆起来,定定的回答:
         “因为你好看啊。”
          “那,喜欢我也是因为我好看?”好听的男低音微微带了点愠怒,吐气声也更粗了些,好像要吃掉她一样。

          “不,不是!喜欢你是因为……因为……等等??”他怎么知道她喜欢他的?!难道昨晚那个,真的……不是梦?
           “所以说,不是梦啊,我的大将——”
           少年抬起头,直视着脸红成番茄的少女,肯定的说:
           “穿着布料那么少的睡裙,睡觉还忘记关房间门什么的,也太没有警戒心了吧。”
            药研还在说着什么,但眼神躲闪的少女,已经什么都听不进了。
            她昨晚跟药研睡了一张床!!!
            而且,还迷迷糊糊的跟他告白了!
           “……我……并不是……”
           紧张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她无法否认喜欢他,但也不想强迫他接受她的心情啊。
         “啊哈哈我大概是睡糊涂了吧,比起这个,大家还睡在仓库呢,得赶快把他们唤醒才行。”鸠用几秒钟的时间整理好了思绪,一双人畜无害的眼睛看向药研。

        若是换成一般人,怕是就让面前这一脸镇定的小女子逃过了吧?如果不是他发现她眼瞳有一丝闪避的话。

       “大将,”紫眸的付丧神起身关上了房门,不让身后的人插空出去,让她从他眼前消失这种事,绝对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了。“药研藤四郎,身为大将的近侍想要知道您对我的看法。 ”
       墨发的少年跪坐在床铺前,异常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人。

       “看法……?认真的刀,很帅气,虽然个子不太高吧……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鸠看着面前认真的少年,反倒经不起来了。非常非常,莫名其妙的突然大笑起来。
        “咳……!就这点吗?还有最后那个不需要说出来啊而且大将也不高吧。”被她这么一闹他也正经不起来了,开始一本正经的吐槽起审神者的身高来。鸠笑嘻嘻的揉着肚子,笑够了打算站起来,却摇摇晃晃的没站稳,一下子以脸朝地的方向非常不雅的摔了下去。

       ……
       咦……?不疼?软软的……
      噢,我知道了,肯定被作者给套路了【划掉】

       似乎察觉到自己倒在哪里了的鸠并没有转过脸去看,而是一点点很尴尬的从腿上往地上挪。

        “大将……你……在干什么。”
        我……
         脸转过30度,果不其然对上那双眼睛。“我马上从你腿上下来,那个,先不要报警。”虽然还想再趴一会儿没错啦。“没关系啊,您可以继续趴着,嗯……要不还是躺着吧。”药研说着就把鸠熟练的翻了个身,让头好好的靠在腿上。“这个角度比较方便跟大将讲道理,也不容易逃走呢。”

         啊,好紧张。
         不过躺在药研的腿上真的很爽。爽飞天。
         讲道理什么的不听就是了嗯。

        “那我直接说了。”
         “嗯。”
         “大将的睡衣需要换一件,这件太不安全了。”
         “嗯嗯。”
        “虽然看上去有在打扫不过很多死角也完全不干净,……之后跟大家一起好好弄干净才行。”
        “嗯嗯。”
         “大将灵力不稳,所以要养成定期制作式的习惯。”
         “嗯嗯。”
         “我喜欢大将。”
         “嗯嗯。”
          “你……再说一遍?”

          “我喜欢大将。说多少次都可以。”少年模样的付丧神狡黠的靠近瞪大红色眼瞳,可爱的像小黑兔一样的少女,低笑着重复:

         “我爱您。”

          “……哦……哦,知,知道了……”看着眼前低声呢喃着爱语的少年,不知为何有点想哭,但又羞怯到了极点。
          所以说真是讨厌啊,容易脸红的体质根本把一切都暴露了嘛。

          “大将的答复呢?只是这样我不明白呢。”不知何时已经把少女抱入怀中的付丧神换了一副很迷惑的表情,抵着少女的额头,看上去有些无辜。

          “……这,这种事我也不知道啊。”不知道为什么,药研的脸好像看不太清了……
        不行!,给我忍住!

          “……喜欢你……”

          结果还是哭出来了。
        虽然眼泪全擦药研身上了,不过索性没持续多久,真是太好了呢药研君。

         “所以说为什么会哭出来……我应该没有很过分才对吧。”药研有些无语的把还发着抖的小动物抱进怀里安抚。“咳,咳咳……忘了刚刚那个吧,有时候太激动控制不住情绪。”鸠虽然也不哭了,但也丝毫没有一点要放开药研的意思。
         “情绪激动吗?因为我……?”药研有点诧异的指了指自己。“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单恋成真了有点不能接受吧……讲真单恋其实也很美的,可是你让我唯一的单恋结束了诶,你有罪。”鸠眨了眨眼,往药研脖子上又蹭了蹭。舔了舔少年洁白的皮肤。

         “这样啊……那么要惩罚我么,我的大将?”虽然说着惩罚,可是本人却是一副戏谑的样子扯开衣领。

         “嗷呜。” 那我就不客气啦♡

        今天的药研,也在绝赞被某个非人类生物吸血中!




这个算爆字数吗我不是很懂总之他们终于成了啊哈哈哈哈。
不过如果完全按我的尿性。
我可以让他们再拖那么几话再告白嗯。
不过那样我大概会被打死。
其实一开始写的时候没料到会写这么多的,作死写感情戏就拖了很长,要是直接两人确认关系就没这么多事儿了…
之后大概会想到梗就写点日常的小短篇,然后这里本体是个画手所以也有可能画点条漫……吧。当然还是主药审w。
开车的话我还在研究怎么开,用手机不能发长微博,简书能开车吗现在【偷偷问】

啊痛经要人命。
好想剖腹自尽哦。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婶婶先动的手】

   
大家好本咸鱼又更新了:D
感觉自己越写越少女……】
我只会写甜的东西所以大力吃糖(划掉)
总之就是这样希望看的开心。
(你在语无伦次些什么↑)





       连着几天召唤却屡次失败后,鸠也干脆不召唤了。

     「有这个精力召唤,还不如做两个式,说不定还有用。」
      

       阳光晴好的时候,她会抽空把仓库里那几十把刀一批批搬到院子里晒晒太阳,她就在一边拿着药研的本体练习,不过没人和她切磋,一个人挥刀也怪没劲的。练的累了,便随便拉一把椅子坐下,摸摸旁边晒着的刀,后悔自己又没带手机过来,简直……无聊死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本丸除了没有人形刀剑,其他一切运作正常。但是……
     

        “啊,真想开开荤啊,该死。”
        因为本丸里没有其他人在,她渴望血的心情就更加强烈了。要她说的话,最好喝的莫过于少女审神者的血,比如……云。

       
       “额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云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可以伤害她!”少女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跟手上的药研说话。“喂喂,小东西,醒来的时候一定要补偿我哦,虽然你不醒来我也能好好活着的……大概。”

         太阳渐渐落山,暖黄的光慢慢消失了,鸠赶紧跳下椅子,一批批的又把刀剑们搬回仓库里,等她弄完,天色也黑掉了,只有不知何时升上去的月,和四处的蛙鸣声。池塘的芦苇丛中,有一星两点飘散开来。

       是萤火虫啊。鸠想了想,突然返回仓库,再出现时,已抱了一把大太刀出来。

       “萤宝宝,主人带你看萤火虫啦,开心吧?”鸠用脸蹭着刀身,轻轻的问。直到接近了萤火虫,那光才让她意识到……

        艾玛好像抱错刀了……
        这颜色……
        不是爸爸么!!!
        鸠瘪了瘪嘴,暗暗骂自己笨。刚刚仓库里没开灯,挑了一把看上去是萤丸的刀就抱出来了。
        哎,算了,再去抱一次吧。

      ……

        等看完了萤火虫,鸠已经有些腰酸背痛了。虽然萤丸外表看上去像个小孩子轻轻巧巧的,本体刀却这么重,亏他每天可以背着跑啊?她虽然力气挺大,但本体只是只蝙蝠,抱这么大的东西站久了还是很累的。

        鸠揉着背,打算去洗个澡。在洗澡之前又看到了刚刚被她扔床上的药研本体,她有点不信邪的打算再召唤一遍。

       “ 日月精华也吸收了,该现身了吧!药研藤四郎!!”

       仿佛为了壮胆一样,少女很严肃的吼道。

       没有人回答,樱红的灵力自刀柄慢慢注入,刀身泛着浅浅的光,开始飘出樱花瓣。与往常不同,这次花瓣没有碎裂,而是聚集在了鸠的身边,慢慢消失了。

       

       “药研,你……”鸠又有点懵,这是个什么情况啊?能不能果断的出来?这到底是成功了还是没成功啊?

         “啧……我去洗澡。”
         鸠沉下脸,拿好换洗衣物就往浴室走。
       
……

        “嗯。”
          身后的墨发少年在少女出门的一瞬间,淡淡应道。

           鸠泡在温泉里,脸红扑扑的发烫。虽然药研刚刚还是没出来,但是好歹近了一步不是吗?万一召唤出来了,自己要对他说什么?

     「药研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棒读)」

    啊不对不对这是哪门子的告白啊好僵硬啊喂!她甩甩头,发丝掉进水里也没有自觉。

     「药研,第一个把你唤醒不是因为我偏爱你哦只是因为你是我的近侍而已。哼。」

     ……这啥啊标准教科书式傲娇么!么?!她才不是这种设定啊摔!

      「那个……药研君我……咳……我心悦你……」

      不行,这样肯定更加不行,他肯定听不懂,嗯。

       当初自己是怎样做到脸不红心不跳的告白来着?虽然说那次只是试探一下,但是如今……

      先不说那个,根本连他会不会接受自己都不清楚啊。少女干脆将头发全散下来,整个埋在水里,无奈憋气还没三秒钟,就猛的一下子探出头。

      “咳咳咳咳咳……”
      算了,还是早点睡吧。

      泡澡泡的晕晕乎乎的鸠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回自己房间,拉开门就直接钻进被子闭上眼睛睡了。

      嗯……?
      ……床是不是变小了……难道我胖了?

      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本来就视力不好这一迷糊便更看不清了,只觉得有个人在眼前晃悠,还长的特别像药研。

        “哦,肯定是做梦。”少女盯了面前人半天,确信的脱口而出。“药研你不好好的被我召唤出来,却跑到我梦里,你……不乖哦……”尽管是做梦,少女的脸在说到最后略带了调戏意味的话时还是红了脸,本就泡的有些粉粉的脸现在更是像枚熟透的桃子,再加上洗完澡后穿着松垮的睡裙,在少年眼中显得诱人极了。

     “是是是,是我不乖……”
     “呼……哈…嗯………”

     “大将?”
     药研有点哭笑不得的推了推少女,想叫她知道这不是梦,少女不耐烦的一脚搭了上去。“听着,不管你是谁,不要吵了,不然我要咬人了。”

      这下药研不敢动了,并非是因为怕被咬,而是因为身旁的人刚刚搭腿上来的角度非常微妙。

    

       少女柔软白嫩的大腿搭在他的腰侧 小腿像是藤条一样勾住他的腿,睡裙也被掀起了大半,偏高的体温让他觉得有些烫。各种意义上的。
   

       药研则是僵直的侧躺在床上,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早知道不要睡进大将的被窝就好了……本来只是想给他一个惊喜,钻到被子里吓吓她的,却被她牢牢钉死在床上了。

     虽然这边在各种煎熬,可是少女却睡的无比安稳,甚至还将身体贴的更紧了些,或许只是把他当做抱枕了,可是现在看起来,却非常不妙啊。

          “药研……”睡梦中的少女呢喃出声,药研立刻清醒了。

       “我喜欢你……”

        藤紫色眼眸的少年愣了愣,抿唇笑了,随即用一只手扶住了她的头,凑上前去:
    

     “我也喜欢您哦,大将。”少年将嘴唇凑近,轻吻上少女的额头。

     

      明天啊,再晚一点到来吧……





不造说啥好,希望可以看到多一点评论(ಠ .̫.̫ ಠ)(做梦)